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工農家園 > 農民關注

改造鄉村,改造教育:重新認識食農教育

2019-12-30 11:29:19  來源: 人民食物主權論壇   作者:張瑋琦
點擊:    評論: (查看)

  導語

  本文是作者在第一屆“生態鄉村與食農教育”研討會上作的講話。通過分析中國農村教育的萎縮,指明中國教育整個體系不適合農村需求。它是源于全球性的西方教育模式,是城市化和工業化教育的產物。離農的教育也是一個全球性的問題。然而食品安全和健康問題迫使西方發生了的逆轉,出現了一個二十一世紀的教育逆潮。重點分享了日本、美國的食農教育案例,也反思并批評了西方食農教育的立場。并指出中國的食農教育應該彌補歐美發達國家在食農教育方面的缺陷,以消費為起點,以生產為終點,以食品安全為起點,以改造農業和農村作為終點。

  此次“生態農業與食農教育”研討會共計八篇推文,此篇為第一篇,剩下的七篇會陸續推出,敬請關注!

  新中國的歷史上存在兩種教育面向。一種面向可以1968年的口號作為代表,國家提出青年要“面向農村、面向邊疆、面向工廠、面向基層”,教育不能與工農生產實際脫節。而另一種面向是眾口皆知的,即1983年鄧小平在景山學校提出的教育方針,“ 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這一轉變對于中國的農村教育影響深遠。

  改革開放四十年,中國教育在“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上成績斐然。例如,中國2018年參加歐洲經合組織(OECD)舉辦的PISA測試,在68個國家和地區中再登榜首。PISA每三年組織一次,對全球68個國家和地區14歲孩子進行語文、數學和科學科目的測試。自2009年上海首次參加該測試,中國在四次全球測試中三次奪冠,2018年更是在科學和數學成績上遠超排名第二的新加坡。這說明什么呢?說明我們的教育“面向世界”方面成效卓著。

  學校教育成為農村家庭逃離鄉村的途徑。這不是什么新現象。1925年陶行知在題為《中國鄉村教育之根本改造》的發言中開門見山的講:

  中國向來所辦的教育,完全走錯了路:他教人離開鄉下往城里跑;他教人吃飯不種稻,穿衣不種棉,蓋房子不造林;他教人羨慕繁華,看不起農務;他教人有荒田不知開墾,有荒山不知造林;他教人分利不生利。他教人忍受土匪、土棍、土老虎的侵害而不能自衛;遇到了水旱蟲害而不知預防;他教農夫的子弟變成書呆子;他教富的變窮,窮的格外窮;強的變弱,弱的格外弱。這樣的教育絕不能普及也不應該普及。

  這篇演講距今已超過90年,然而鄉村教育的根本價值取向卻依然如故。城市化、工業化的目標隱藏在“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的高調背后,即使“面向未來”,那“未來”的圖景中也沒有農村和農業的位置。

  1

  離農的教育:全球性的問題

  現代教育發源于西歐,近百年來皆以城市化和工業化為其主流內容,農業和農村在學校和課程中鮮有重視。教育體系在培養勞動力的方面,它的優先性首先給予了城市的勞動力。支撐這一傾向的主要動力來源于一個普遍但及其錯誤的發展觀,即:經濟的增長不依靠農業,經濟增長不依靠農業勞動者的教育程度。2017年農業生產總值對中國GDP的貢獻為14%;2001年農業稅占中央財政收入的5.6%。的確,中國的經濟增長最大的依靠不是農業,所以農民和農業在教育體系里邊是完全忽略的。教育政策聚焦如何培養高科技人才、培養適應“知識經濟”的人才,培養文理皆通的通才,等等,卻從未提及如何教育和培養新一代的農民。農業技術和知識除了在農技學?;蛘咿r業大學里面教授,在教育體系的其他部門幾乎不存在。我曾經問過本科生和碩士生,為什么農業知識不是學校的必修課呢?難道不是每個人都要吃飯嗎?同學們給出的回答是:種田這個事情不是農民爸爸媽媽教就可以了嗎?需要在學校里學嗎?可見,在普遍的觀念中,學校的知識與技能是適應工業化、城市化和現代化需要的,農業屬于前現代的概念,因此不應包含在學校的課程里面。一百多年來的學校教育從本質上是對農業和農村的否定。

  離農的教育帶來什么后果呢?后果就是教育體系整個不適合農村發展的需求。學校教育成為了農村的抽血機,把農村最好的學生,通過一步一步的考試轉移到縣城的中學,進而轉移到高中、大學進入到城市農村流失了勞動力和最好的頭腦。很少的大學生能夠回到農村服務農村。為什么?因為當農村的發展滯后于教育發展,鄉村無法提供非農就業,受過高等教育的青年人回到農村之后一籌莫展無計可施。近年來,農村家庭更是主動選擇城鎮學校,使鄉村學校進一步困頓。

  離農的教育同時使得城市人口的知識結構嚴重失衡。事實上,現在不僅城鎮人口對農業和農村知之甚少,即使是農村青少年對農技和鄉村生活都缺乏系統的了解。部分城市兒童只知道食物是超市來的,“四體不勤,五谷不分”的城市人比比皆是。更嚴重的問題是,無論如何被忽視,農業對于經濟、社會、國家安全、以及生態環境持續發揮著至關重大的影響,而絕大部分青少年對于這一事實一無所知!

  如何改造教育、使其能夠造福鄉村服務農業,既是對中國也是對全球的學校體制提出的緊迫問題。

  2

  食農教育:21世紀教育逆潮

  最近這十年在西方已經發生了逆轉,出現了一個二十一世紀的教育逆潮——向食物學習。例如,芬蘭最早提出“味覺”教育,因為現在孩子連酸甜苦辣都分不清楚,他們的味覺被垃圾食品摧毀了。意大利推行“慢食”運動,慢食是與速食相對應,也就是和我們熟知的麥當勞等快餐文化相對立。英國食品教育的重點是做飯,因為他們發現兒童的生活技能非常缺乏,所以做飯和營養課程成為食育教育的重點。澳大利亞的食育教育要求添設校田和廚房等設施,加入體驗式種植的教育內容。以食物為契機,學校教育的內容得以向農業和農村靠近。但這也僅僅是個契機。事實上,“食育”在大部分發達國家的課程中停留在淺表的層面,多以糾正食品消費習慣和提高生活技能為目的,與農業生產生活深入結合的案例很少。相對而言,日本和美國的政策和實踐,更多結合“食”與“農”兩個方面。日本大概有食育和食農這兩個方向,最終轉向了食農教育。美國分兩個階段的食農教育,傳統的食農教育和新食農教育。

  1、日本的食農教育

  日本最早提出食農教育是因為2001年的瘋牛病,因而首次提出了食育的概念。當時的“食育”概念完全只針對食品安全的問題。那么食品安全的保衛者是誰呢?是消費者自己。2002年在繼續應對瘋牛病的討論下面,產生了“食與農再生計劃”。日本在國家報告中提出了食品安全問題,并且同時提出了農業結構改革、個體經營發展的問題,最后的方針是城市和農村的共生,把食品消費和農業發展結合起來。食農教育的討論持續了幾年,最后在2005年頒布了全國性的食育教育法,在此教育法中間還加入了“感恩的心”,即尊重自然、尊重食物、尊重農業體系。

  學校層面的操作可以通過兩個例子來看看。首先是一個八分鐘的短片。片中記錄了幼稚園的食農教育措施。兒童參與校田的種植和收獲,品嘗自己種植的蔬菜瓜果,認識了解日本文化中的重要食材如蘿卜、稻米、魚等以及制作方法。但從園長、教師和家長的談論中,依然可以看到,食農教育的目的是糾正不良飲食習慣(例如挑食)以及抵制快餐和零食對兒童味覺的傷害。(視頻地址:

  2、美國的食農教育

  傳統食農教育

  美國的食農教育歷史相當悠久,因為農業是美國的重大戰略產業,所以美國農業部長期以來對于食農教育是重視的。美國傳統的食農教育有兩個目標。第一個目標是培養新一代的農民。新一代的農民不僅僅只是種田的農民,而是泛指整個農業相關的從業者。而新一代農民的“新”意,指具備新的農業技術和知識的農人,絕不是農民子女子承父業就可以算作新一代農民的。第二個目標是培養非農人口的農業素養。今天的教育領域里各種素養天花亂墜,但從未提出過農業素養。美國在八十年代就提出了農業素養的概念。農業素養包含什么呢?它包含對整個食農體系的理解,包括食物和農業的歷史和及其對于當下所有美國人的重要性,而該重要性體現在經濟、社會與環境等等幾個重大的方面。“農業素養”的提出,把農業放進了教育,為教育增加了服務農業發展的重要維度。美國的傳統食農教育的兩個目標涵蓋了消費者和勞動者兩個方面的教育。

  這些機構的影響范圍基本上都在農村地區,主要在美國農村的學校里實施并傳播的食農教育,規模非常小。從上表可以看到這幾個機構的資金來源和影響規模。4-H俱樂部是比較大的,大概有10%的美國學校和學生參與它的活動,它的活動跟我們進行的食農教育一些內容差不多。美國未來農夫就只占很小的比例,只有2%。值得重點提及的是這幾個機構除了政府資助外還吸收私人和商業的贊助,商業贊助往往都來源于大的農業和食品公司,比如杜邦,孟山都,煙草公司,或者農資公司等??梢韵胂?,傳統食農教育中所提倡的新農業技術的知識是不太可能反對這些公司主要銷售的技術和產品的,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是保守的。

  新興食農教育

  新的食農教育計劃不勝枚舉,大多是近二三十年興起的,規模最大的是“農場到學校”的食農教育計劃,目前有50%以上的美國中小學學生參與這個計劃。“農場到學校”計劃主要針對三個問題:(1)健康問題,比如肥胖癥、營養不良。歐美的食品結構里蔬菜水果比較少,尤其貧困人口攝入量更少。(2)環境危機的問題,比如碳排放、包裝污染、水土資源緊缺等。(3)最后一個問題是中小農場生存困境。美國的中小農場得不到美國政府的農業補貼,所以生存比較困難。

  “農場到學校”于2010年開始受到美國農業部的支持而成為了一個全國性的教育計劃。最開始有2個州十所學校參加,但到2018年就有五十個州四萬多所學校參與進來。主要涉及三大內容:校餐食材本地購買、食育教育和校田計劃。美國傳統的食農教育內容也包含在食育教育的范疇內。各個學校、各個學區具體實施可以不同,但這三大內容是基礎要求,必須包含的。其目的是促進兒童健康飲食習慣的養成,支持本地農業(中小農場)的發展,加強學校和社區的聯系。

  我們可以考察加利福利亞州的一個例子。加州圣地亞哥是一個郡,它下面有42個學區,全部參與了“農場到學校”的食農教育計劃,但每個學區內并非所有學校都參加。學區對該計劃的成效相當肯定。首先兒童改善了營養和飲食習慣,同時對家庭飲食習慣和結構也有一定的改善;其次是增強了生活技能,提高了考試成績,這對于很多老師來講是很重要的;最后對本地的經濟與環境的可持續發展產生了正面影響,比如地產地銷減少了包裝,減少了農產品運輸因而降低了碳排放,同時在兒童中間減少了食物浪費,創造了本地就業等等。

  “農場到學校”的最大特色是校餐地產地銷。顧名思義,就是校餐食材的來源從本地農場購買。但“本地”的概念很模糊,有不同層次的定義。首選的本地購買是本郡范圍,次選是本郡周圍250英里,末選為全州境內。大概40%的學校會根據這個首選、次選和末選來選擇它的食材來源。但也有一些學校只在學校周圍50英里范圍內購買。有9個學區直接向農場購買,沒有中間商,但在42個參與學區中是少數。

  本地采購的數量,從2015年到2016年增加了10%,總購買額約1900多萬美元,其中蔬菜水果580萬美元。學校非常關心的問題是就餐成本,本地購買是否會增加餐食提供的成本。經調查,答案是否定的。參加“農場到學校”計劃的學校全年提供9700萬人次的就餐,每一餐平均成本比不參加“農場到學校”計劃的學校低20%。不參加的學校一餐成本1.4美元,而參加的學校一餐為1.18美元。與2014-15年相比,學校本地購買食材的花費按年每餐便宜兩美分。這說明,至少在該兩年的試驗期內本地購買食材對于校餐開支的壓力并不會增大,實際有稍許減小。

  地產地銷的出發點是支持本地中小農場,保護本地經濟發展。但據調查,對參與“農場到學校”計劃的農民而言,經濟效益大概只有5%左右,微不足道,因此經濟原因并非主因。農民參與地產地銷的主要原因是社會效益,他們認為更重要的是食農教育促進了社區健康、兒童健康,加強了社區的信任、團結和互助,對于本地農業的長遠保存是有價值的。例如,一個農民講:“以前農民不是學校社區的一部分,現在農民成為了學校社區的一部分?,F在我們的土地被開發商拿走了,它再也不會回來成為耕地了。如果學校能夠讓兒童認識到務農是一個可行的,受尊重的一個職業,那么學校已經為收復這些農田走出了第一步。”可見,農民的參與,著重的不是經濟利益,也不是眼前利益,而是整個農業和農村未來發展的問題。而這一生產者的立場,農業和社區發展的視角,恰恰在五花八門的食農教育中都沒有得到重視。

  3

  食農教育的未來:回歸農業和農村

  通過美國傳統和新興的食農教育和日本的食農教育可以看到,目前 食農教育的主要立場是消費者的立場。它關心的問題是健康、味覺的問題和飲食生活習慣的問題。它的解決方案是消費帶動生產,消費帶動社會變革,即最通俗的“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的邏輯。通過消費方式的改變來解決食品安全的問題,本質上是個人主義的解決方案。大多數食農教育所傳播的知識、態度,包括最后的落腳點都是教育兒童作為消費者進行市場選擇。當然,其中不乏中產階級的浪漫,自然、生命、田園等等都是厭倦的都市生活的對立面,所以把它投射到教育中去,對兒童進行一點田園牧歌渲染。有沒有好處呢?當然是有的,至少可以發現鄉村的優勢,減少兒童對鄉土的厭惡或自卑。但是這樣的目標是不夠的。

  事實上,即使停留在當前的消費立場,但凡食農教育與農業社區發生經濟關聯,都會面臨農業生產結構所帶來的困難。如“農場到學校”計劃中的本地購買項目。許多學校本地食材購買需求很大,卻遭遇到兩大困難。一是交易成本的問題;第二是本地直銷的食材多樣性不足的問題,學校經年往日都常用的一些食材,本地農場不一定能夠供應。這兩大困難實際上暴露出當前農業和農業生產組織兩大核心問題。第一個問題是現代傳統農業是單一、密集的種植方式,以增加單產為目的,而不是有利生態的多元化種植。這與校餐供給所需的多元食材產生一個供求矛盾。第二,交易成本高的問題。獲取并更新當季食材信息和價格,確保食品安全和質量標準,都是耗時費力的工作,并且超出學校的傳統工作范圍和能力,是所有學校都不愿意涉足的領域。而小農場尤其小農散戶更是沒有相應的組織能力去協調技術、知識、信息和包括整個議價的交易過程的。這暴露出小農生產的弊端,并顯示出農民合作社或者集體經濟的優勢。農民組織或者集體經濟可以替代傳統的中間商,協調生產與消費者之間的信息溝通,交易成本降低,增加直產直銷,從而實現本地農場和本地校區之間在地銷售的可能性。因此,即使食農教育不涉及生產者的視角,但它要解決的問題和遭遇的挑戰,其根源在農業生產和組織結構。

  食物消費的視野歸根結底仍然是城市甚至城市中產階級的視角,并未真正擺脫城市化、工業化為方向的教育目標。希求健康的食品、健康的環境而剝離生產食物的農村和農業,無異于緣木求魚。 中國的食農教育應該彌補歐美發達國家在食農教育方面的缺陷,以消費為起點,以生產為終點,以食品安全為起點,以改造農業和農村作為終點。食農教育應該擔負改造教育和改造農村的雙重任務。改造教育把兒童培育成為有智慧的、手腦結合、具備農業素養的勞動者,而不僅僅是消費者。而從農村來講,思考農業和鄉村的未來,支持生態農業和集體經濟,改造農業、改造鄉村的文化,讓農村生活成為人們向往的生活,讓農村變成幸福而不是落后的代言詞。

  完

  圖片來源:作者PPT截圖

  注釋:

  [1]本案例取自臺灣張瑋琦教授的Powerpoint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河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赛车走势图图解 南京麻将胡牌公式图解 手机版qq麻将 喜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曾道免费资料大全 中超最贵外援 股票行情在线分析 东北麻将规则图解 极速时时彩 极速赛车 王者电玩城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