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工農家園 > 工友之家

長安福特AE工程師之死:吉大畢業,入職8年,年僅30歲抑郁跳樓身亡,他在公司到底經歷了什么?

2019-12-21 17:15:25  來源: 樂家之家1   作者:佚名
點擊:    評論: (查看)
1226

  我老公鄧樂家2012年和30名吉大校友一起加入長安福特汽車有限公司,任生產工程師,至今那批校友中超過8成的人已跳槽或轉行,可他卻仍在堅守。

  在堅守的這8年中,他拼命奮斗,承受高壓,超時加班,績效長期處于AC+,TA水平(績效分AC-, AC, AC+, TA四個等級);也是在這8年中,他患上抑郁癥,從滿懷希望走向選擇死亡。

01美好的破碎

  12月1日,這一天對我來說是痛不欲生的開始。

  早上8點,我和一歲的寶寶還在睡夢中,突然被老公同事的電話驚醒,他告訴我,我老公在朋友圈留下遺言后從和同事在杭州出差時合租的居民樓16樓跳下,救不回來了。

  我不敢相信這個消息,瘋狂地給他打電話,卻無人接聽。我的心一點點地往下沉。就在上周他才回重慶給寶寶過周歲宴,人怎么會說沒就沒了。

02高負重壓的工作導致抑郁

  2012年7月——入司

  我老公鄧樂家,生于1990年,重慶長大,吉大求學,12年畢業回鄉,入職重慶的長安福特汽車有限公司。才畢業的他活力四射,熱愛生活,喜歡種花草,對以后的工作和生活充滿希望。

  2012年8月——2014年高壓高強度日夜倒班,患病

  一進入公司,他就開始了長達一年多的日夜倒班生活,每周輪流上七天白班,六天夜班,白班(8:00-18:40)晚班(18:40—凌晨5:20),每天上班超10個小時。

  每周日夜倒班的不規律作息和高強度工作嚴重損害了他的身心健康。他開始胃痛,頭痛,痛得睡不著??删退阍谶@種狀態下他也沒有休息時間,還是得去繼續上班。工作壓力、不規律的作息、長時間的加班導致他出現失眠、思維遲緩、記憶力下降等癥狀。

  那段日子我和微博成了他唯一的情緒出口。他一直都盼望著能結束這種痛苦的上班、加班、熬夜的生活,但希望一次次破滅。 “加班,倒班,熬夜一切似乎看不到盡頭”

(以上截圖取自鄧樂家微博)

  2015年——2017年壓力、強度減少,病情好轉

  在飽受這些痛苦的折磨后,我和他于15年6月前往重醫附一院就診,診斷結果為抑郁癥。通過及時的藥物治療,抑郁情緒得到一定緩解。

  接著他申請調離車間,來到了AE(先期焊裝項目小組)。初到AE,接手的都是項目收尾的工作,工作強度和壓力不大,他可以按時上下班了,癥狀也逐漸消失。

  16年我們舉辦了婚禮,17年我們復診,病情穩定后我們開始了停藥備孕,幸福的家庭生活讓我們都對未來懷有無限憧憬。

(圖為就診病歷、醫生所開藥物)

  2018年——2019派駐杭州壓力、強度陡增,病情復發

  我懷孕5個月時,他被公司外派到杭州擔任項目負責人完成一個為期兩年的重要項目。眾所周知,這款新車是長安福特在這個車市寒冬的重要王牌,作為先期焊裝項目工程師,他們的工作是新車量產上市前的關鍵環節,工作節點緊、問題多。

  作為項目leader,他承擔著巨大的壓力。他和團隊為了在公司規定的時間節點前趕出項目,在人手緊缺的情況下,只能每周七天,每天從早上8點到晚上8,9點,有時甚至到凌晨無休無止地干活、加班,回到宿舍都還要繼續加班寫報告。從他的打卡記錄能看出,近期短短5個月的加班時長,都已經超過350個小時。

  (以上圖表為公司在公共盤中統計員工加班時長的記錄,從我們12月2日拍攝的鄧樂家手機中打卡記錄視頻,也可以得到:

  2019年6月 總計加班時長:64小時

  2019年8月 總計加班時長:91.5小時

  2019年9月 總計加班時長:99小時

  2019年10月 總計加班時長:73小時)

  19年6月公司臨時宣布取消加班工資,累積了上萬的加班費說沒就沒了。孩子剛出生不久,經濟壓力增大,我老公不止一次告訴我,他因為異地工作無法陪伴我們,另外拼命的加班卻沒得到相應的回報,因此對我們感到愧疚。

  而公司所謂的加班換休由于項目進度的高壓迫使他根本無法真正換休。

  公司態度:公司把長期加班僅僅視為工作辛苦,把一個員工因為過勞承受的身體和心理壓力,視為一個大學生進入社會后應當適應的現實,絕口不談公司的高壓的工作環境違背勞動法也違背人的身體規律。

  (2019年12月15日雙方在重慶第一次正式協商時HR高級經理李經理發言)

03.辭職不成 七小時后選擇死亡

  事發前一天,我們通電話時他告訴我下周項目過節點,他需要趕出一個高標準的總結報告并進行匯報,此事令他壓力巨大,已失眠兩晚,感覺自己抑郁癥又犯了。

  我們每天都會視頻聊天,我知道不僅僅是一個總結報告的問題,他跟我也多次提到感覺工作問題比較多,團隊所有人每天都加班,但問題還是解決不完。要調試、要進行質量調查、要寫報告,現場安全也很重要,擔心出安全事故、機器人相撞等,最害怕的就是停產,每天的工作都在高壓下完成。

  所以我趕緊讓他向主管告知病情,立即辭職回重慶。

  我在11月30日凌晨12點與他的再次通話中得知,他在晚上11點40給主管打了電話表明有抑郁癥并提出辭職,可主管知道后,并沒有采取任何保護措施,如進行心理疏導,讓共同居住的同事看護,而是讓他勸說他繼續扛一扛。 主管親口承認知曉患抑郁癥。

  作為妻子,此時遠在重慶的我也只能在電話里安慰他,直到反復確認他情緒穩定后才睡去。夜里3點我起床照顧小孩,發微信問他是否睡了,沒有得到回復,我想他已經睡著了。而4個小時后,迎來的卻是永別。

  公司態度:公司認為主管知曉抑郁并不代表公司知曉,公司沒有責任

  (音頻中第一個男聲為主管親口承認我老公告知了他抑郁癥,后一個男聲為HR經理在雙方第一次正式協商中聽了主管親口承認的錄音后所作出的回應)

04公司處理后事令人寒心 給家屬造成二次傷害

  杭州——杭州公司堅持遺體就地火化,不同意運回重慶

  我們到達杭州的第一時間,就提出希望將遺體運送回重慶的訴求,希望在重慶的家人能見他最后一面。本以為對這么一個優秀的員工,公司能妥善處理他的后事,可是把遺體運回重慶這么一個小小的請求,居然與杭州公司經過了長達10個小時的艱難協商最后才得以實現。

  12月2日早上,我們在完成派出所以及殯儀館的相關手續后,與杭州公司經過協商后約定12月3日早上9點在親友下榻的杭州德盛賓館由杭州公司總經理代表公司與我們進行第一次正式面談溝通。

  而第二天早上8:30在未與我方溝通的前提下,杭州公司臨時告訴我們面談地點改為前進街道調解室,并由前進街道負責組織調解,同時限制我方旁聽人數。(掛在調解室的調解須知如下圖已明確表示:當事人自愿、平等并無人數限制)

  (錄音內容概述:街道調解員要求公司派3-4名代表,家屬派5-6名代表坐在這里,其他人員到隔壁食堂休息,并強調“我們這里調解是這樣的規矩”)

  在進入正式溝通后,我們明確提出希望杭州公司配合我們將遺體運送回重慶(此類民事案件需征得公司、家屬、重慶民政局和兩地殯儀館許可,才能完成遺體運送)

  (公司一開始找理由拖延,后明確拒絕)

  上午10:00杭州公司總經理了解我們的訴求后,先告知我們辦理相關手續可能難度較大,時間較久,因此建議就地火化。

  下午3:00 公司明確表達不會配合家屬辦理重慶民政局和重慶殯儀館的遺體接收許可,需家屬自行辦理。

  下午5:00我們兩地親友終于將所有手續辦齊,杭州公司總經理又以總公司僅授權杭州公司可就地處理遺體,未授權杭州公司可將遺體運送回重慶為由,拒絕我們將遺體運送的請求。

  此時我和家屬親友已瀕臨崩潰,又經過兩個小時的艱難溝通,杭州公司終于同意協助家屬遺體運回。

  重慶——

  1.重慶總公司為面談設置多重障礙(限制面談地點,人數等),并一味要求家屬配合

  我們一回到重慶就及時主動聯系公司對接人要求和公司談,商定好時間后,我們家屬等了一整天公司未通知地點,由于親屬中有老人和1歲小孩行動不便,我們只好自己找了個離家近的地點并率先告知公司。公司堅持更改地點,且限制家屬旁聽人數,但給不出正當合理的理由,并一味要求家屬妥協,最后通過公司談判人員HR高級經理給出的理由是公司授權他只能在公司指定的地點進行溝通,我們全家老小就在酒店會議室等了整整一個下午,公司人員都并未出現。

  2.重慶總公司在第一次面談中的發言表態令人絕望。

  事發15天后我們才好不容易得以和公司在重慶進行正式的第一次面談。

  沒想到一來他們就帶來了一群安保人員,我們不明白公司的用意,我們家屬在整個事件的溝通中一直是合理合規,有禮有節的。

  接著HR高級經理在面談中一再強調以下幾點: 1.抑郁癥是天生的(那產婦產后抑郁也是因為天生的?) 2.年輕人加班多是正常且是所有人能承受的(請問日夜倒班,周末無休,經常一個月,兩個月才休一天,每天上10多個小時的班是正常的?如果工作壓力與抑郁癥無關,為什么世界衛生組織官網上專門有一頁講工作和抑郁癥的關系,在日本甚至有職場抑郁癥這個概念) 3.主管知曉病情并不代表公司知情(請問是否要董事長知曉或者公司所謂的第三方心理機構的相關人員知曉才能代表公司知曉,公司知曉怎么界定,且主管表示對抑郁癥一點都不了解,那公司對員工心理健康培訓是否到位?) 4.公司沒有責任 (一個原本家庭幸福,對生活充滿熱情和憧憬的人,在8年的工作高壓中,患上抑郁癥,最終選擇在杭州出差時走這條路,難道公司就完全沒有責任嗎?)

  8年里,我老公為了工作常常加班加點,廢寢忘食,特別在杭州的一年多里,幾乎天天無休,吃飯和住宿的條件也很差,晚上加班經常吃早上剩的饅頭墊肚,公司晚上也沒有提供工作餐,由于上班的地方遠離市區,加班后也買不到食物,經常吃方便面;睡覺也是大家合租,他睡在客廳沙發,沒有自己的房間,沒有一張正常的床。

  在如此高壓高強度的工作和艱苦的生活條件下,他還在苦苦堅持,一心想為公司把項目按時完成好,但最后換來的卻是公司這樣的回應。。。 在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里,我不僅要承受心愛之人突然去世的打擊、承擔起獨自撫養1歲的女兒、贍養老人(父母無養老保險)的責任,我還得要一個人面對長安福特的HR團隊、公關團隊、法務團隊和其他叫不出名字的團隊。

  我不知道我這篇文章會改變什么,只希望看到這篇文章的朋友能重視自己的身心健康,看到這篇文章的企業能夠建立員工患抑郁癥的應對機制。

  如果能重新選擇,我希望我老公沒有去杭州出差

  如果能重新選擇,我希望我老公沒加入長安福特

  可一切都沒有如果

  愿大家安好,愿我老公在天堂睡得安寧。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河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kl8com快乐8登录导航 广东十一选5走势图500期 单双王 单双王全年资料 金钼股份股票 山东11运夺金开奖 上海十一选五玩法详解 多乐彩前三组走势图 秒速牛牛盛大sd7799稳定 股票分析师报考条件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组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