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吳銘:也說“八個樣板戲”

2019-12-28 14:47:31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吳銘
點擊:    評論: (查看)

  八個樣板戲,原本,我是把諸如京劇《龍江頌》、京劇《平原作戰》、京劇《杜鵑山》、京劇《紅色娘子軍》、京劇《磐石灣》、京劇《節振國》,還有《沂蒙頌》等幾部,都歸入樣板戲。不過,這樣一算,樣板戲就不止八個了,大約有20多部。

  后來,有那個時代的過來人,一位將軍,給我講了權威的解釋,“八個樣板戲”的來源如下:1967年5月31日《人民日報》社論《革命文藝的優秀樣板》一文,正式提出了“樣板戲”一詞。并列出如下名單:“京劇《紅燈記》《智取威虎山》《沙家浜》《海港》《奇襲白虎團》,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白毛女》,交響音樂《沙家浜》”。

  也有著名專家做如上介紹,影響極廣。

  他們的介紹對不對呢?我覺得,還有值得商榷的地方。

  應該特別是指出,“八個樣板戲”,這個名詞,在文革時代,當然是褒義詞,全國人民都認為是褒義詞,應該沒有誰將之當作貶義詞。

  但是,文革被浩劫后,“八個樣板戲”,理所當然,在主流眼里就必須成為貶義詞才能證明那個時代“革了文化的命”。有位以在不同年代說不同的實話而著名作家說,他一聽到樣板戲就頭痛,所以,樣板戲就不再讓唱了,被強行政治封殺。盡管全國勞動人民并沒有感覺到這個轉變,但是,在那些把文革指責成“文化浩劫”的人看來,必須把“八個樣板戲”弄成貶義詞,意思是說,那個10年,中國文化事業受到極大摧殘,所以,全國8億人,就只能看這區區“八個樣板戲”。這樣以來,為了達到“文革革了文化的命”“文革期間中國文化是一片荒蕪”的目的,他們也是拼了,挖空心思,想了很多辦法,主要有以下幾種:

  一是攻擊樣板戲“不像京劇的樣子”。樣板戲有“三個打破”的創作原則,即打破流派、打破行當、打破固定的表演程式,而且,一位極其重要的戲曲理論家為那時的京劇設計了很多新的唱腔,比如《杜娟山》等,所以,從角色、唱腔、身法、音樂等所有方面,均和傳統的京劇的確不太一樣。攻擊其不像京劇的樣子,還真有點意思。不過,樣板戲被否,京劇真的像京劇的樣子之后,京劇從絕大多數群眾的眼里消失了,成了“活文物”“活化石”。

  二是攻擊樣板戲“高大全”“臉譜化”。樣板戲強調“三個突出”,即突出正面人物、突出正面人物的英雄人物、突出英雄人物中的主要英雄人物。于是,攻擊樣板戲,就從攻擊這個創作指導思想入手,也是很精明的。

  三是攻擊樣板戲的創作人員“抄襲”。比如,說某某,抄襲了阿甲的作品之類。其實,樣板戲很多是移植了其他劇種的作品,再創作人員并不署名、也不要版權,有什么抄襲不抄襲的?

  四是攻擊樣板戲的主創人員工作作風粗暴之類,云云。

  但是,沒有人敢攻擊樣板戲的思想性和藝術性,因為,這方面找不出什么問題。

  五是最關鍵的一招,就是不再讓樣板戲演出。這就剝奪了人民群眾在樣板戲問題上的發言權。

  六是攻擊樣板戲數量太少。就只8部,而且,還有重復的。必須把樣板戲數量減少,減到最少。這樣,即使樣板戲在思想性藝術性上都達到一流,那么少的幾部戲,當然支撐不起什么文化舞臺。抹黑文革的目的,在普通群眾不知不覺間,就達到了,很高明吧。

  老實說,以上6個辦法,前四個,效果極差,從這四個方面抹黑樣板戲的專家學者、文化名流,折了,人品被懷疑,比如巴某金、汪某增祺等。但,最后兩招,一個是強制性強,一個是欺騙性強,奏效了。

  所以,便有過來人出來講座——他們可能也不那么反動,只是有些糊涂,未意識到樣板戲一詞的感情色彩變化——,比如我遇到的一位老將軍還有那位北學京大的著名教授,拼命強調,八個樣板戲就是那8個戲。而且,除了藝術形式之外不同之外,還有重復,就是說不到8部。

  在“八個樣板戲”這個名詞流行之后,群眾自覺地將類似藝術性和思想性完美統一的作品,都稱作樣板戲。比如我這樣的小人物,就把《磐石灣》《杜娟山》甚至《沂蒙頌》《紅云崗》等,都一概稱作樣板戲。就是說,在普通革命群眾那里,是希望樣板戲是不斷增多的,客觀上,也的確是不斷增多;這與精英所要拼命減少樣板戲數量,是完全相反的。請注意這一點,因為很多人刻意忽略此點,故而此點極其重要。

  普通群眾,對于精英的認識總要在其真面目徹底暴露之后。

  精英在把樣板戲限制在8個之內的同時,對于樣板戲的發展,做出了論斷,說樣板戲發展到那個樣子,已經走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無法再發展了,也就是想間接表明,革命的、大眾的、科學的文化,沒有前途。我的觀點恰恰相反,我認為,如果那樣的時代繼續下去,還會有更多的類似樣板戲的作品出現。比如,上海京劇團的《審椅子》,只是剛一出現,時代就結束了,這部戲的命運也就發生了轉變,結果,全國人民對這部戲并不熟悉。甚至,《磐石灣》也只是曇花一現,不過,因為過于驚艷,早被全國人民記在心里。

  如此,可以肯定,如果那個時代繼續下來,會有100部、1000部類似樣板戲出現,而且,思想性、藝術性、表現形式會出現新的發展,絕不會停滯不前。我是不相信諸如樣板戲的創作山窮水盡之類的所謂論斷的。

  這樣,我們應該對樣板戲,應該有一個重新的定義,站在人民群眾而非否定樣板戲、抹黑樣板戲的精英的立場上,應該把那些后來的“革命現代京劇”都包括進去,而不是限制在原始的8個戲之內。

  還有一個問題。如果以《磐石灣》《杜娟山》《紅色娘子軍》等革命現代京劇、歌劇、舞劇為代表的劇目都歸入樣板戲,那么,有些新的地方舞臺藝術作品,雖然在藝術形式上與樣板戲不同——八個樣板戲本身的藝術形式也各不相同——,但,這些作品同樣按照毛主席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精神,以及當時的革命文藝指導思想創作的。這些新作品,我想,如果那個時代不結束,或許,也會歸入樣板戲或者革命現代京劇、革命現代舞劇、革命現代歌劇等范疇!

  歷史在那時終斷了,我們無法假設后來的情況。但,對歷史的解釋,不能因此而中斷。

  我覺得,最后一個可以劃入樣板戲的作品,應該是川劇風格的歌劇《江姐》。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河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