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呂途:環境災難與人類的危機

2020-01-02 15:28:35  來源: 人民食物主權   作者:呂途——環境災難與人類的危機
點擊:    評論: (查看)

  食物主權按:

  “我們正在做的,就如同是鋸斷我們正在踩著的樹枝。”

  呂途老師講座中援引的冷靜客觀的數據,反映的卻是讓人難過甚至想立即逃避的現實:我們子孫后代的生活正面臨毀滅性的生態危機。這次的講座正是希望將習慣于逃避問題的我們拉回到現實中來,讓我們將個人生活與更廣大的人類社會與地球環境聯系到一起,正視、直面我們所有人都面臨的迫切問題。

  身處于嚴峻現實的我們應該從正視問題開始,通過相互合作和簡樸生活的方式,對以環境為代價追求利潤的生產方式說不,以此來逐步撼動高能耗、不公正的經濟模式。

  前 言

  想提醒一下,這次講座的內容是令人不愉快的,甚至是令人難以接受的。同時說明,講座中的大多數資料來自聯合國IPCC報告或者美國NASA的科研報告。讓我們人類面對現實:生態系統的崩潰主要發生在過去50年間?,F在年過半百的人,當我們降生的時候,這個世界是豐富多彩的,有很多大型的野生動物:獅子、老虎、長頸鹿、大象、北極熊,也有美麗的自然景色。而我們的孫輩,也許再也看不到這些,更讓人無法想象的是,他/她們也許也看不到蜜蜂、蝴蝶、青蛙和蜥蜴了。生物一旦滅絕,就一去不復返。我們正在毀滅的是我們賴以生存的生命基礎,這里說的不是我們生命的豐富性和生活質量,而是人類的基本生存受到威脅。

  作者簡介

  呂途:生物學學士,發展社會學博士。1990年至2002年在中國農業大學任教,同時兼任多家國際發展援助機構的咨詢專家。2003年至2007年,分別在比利時富通銀行、在新加坡和印度尼西亞的發展研究機構工作。2008年1月至2018年12月,在公益機構“北京工友之家”做志愿者,從事研究、培訓和社區工作。

  1、我們關注環境和氣候嗎?為什么?

  我們今天講座的目的是: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直面氣候和環境危機。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不知道環境危機的現實,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有勇氣直面現實。這些危機會給人們帶來各種感受,甚至是心理危機,因此,不是孤單面對,而是大家一起面對,這是很重要的。

  我想問的是:你關注這個問題嗎?

  如果不關注,為什么?

  如果關注,為什么?

  一個問題無論多么嚴重,當傷害沒有直接觸及到自身的時候,我們往往是不關注的。這種忽視,有可能是視而不見,有可能是因為無知,有可能是為了某種目的而故意欺騙。

  視而不見:我們往往只看見自認為和自己有關的事情。我住在北京平谷的農村,我們村子四周有好幾座橋,橋下是干涸的河床。我訪問過平谷一個村的書記,他40多歲,他說他小時候,村里的河流常年有水,齊腰深,他們在里面游泳、捉魚?,F在已經干涸多年。在全國各地估計這樣的情況不少,對于這個現狀我們有沒有看見?還是視而不見?這個變化發生得很快,就是20年間的事情。我也聽蠻多農民說,今年,從6月份就沒有下雨。也有農民說,以前,打井10米、30米就出水,現在,要打70米,甚至上百米才有水。我們對這些現象并不陌生,但是,我們也許沒有把這些和全球氣候變化聯系起來,以為這只是自己家的情況,以為這只是今年的情況。其實不是,是全球的趨勢,如果我們人類不改變生產、生活方式,這些問題將日益嚴重,嚴重到直接危及人類的生存和延續。

  因為無知:1999年的時候,我去山東東營參與一個蘋果樹項目的社會經濟分析,得知,蘋果花要采取人工授粉。我當時特別納悶,授粉不是蜜蜂和蝴蝶的工作嘛?從小讀的動畫書和課本里面都是那樣講的啊?但是,這個念頭只是在頭腦中一閃而過,寫報告的時候只把人工給蘋果花授粉當作一項勞動內容寫進報告而已?;貞浧饋?,覺得自己無知和盲視。

  故意欺騙:從1960年代,人們就認識到溫室氣體排放的危害,但是,大公司繼續投入上億美元的資金來開發天然氣等化石燃料。這些油田非常清楚自己造成的危害,比如:海平面在逐步升高,需要保護鉆井不被淹沒。同時,大公司花費巨資來抵制氣候危機信息的傳播,并且加大力度來做否認氣候危機信息的宣傳。

  2018年10月31日,在英國首先掀起了反抗滅絕(extinction rebellion)運動。當我有一次和別人提及這個概念的時候,別人問我:“是什么要滅絕了?”我說:“這次是人類面臨滅絕的危機。”

  環境危機真的到了這么嚴重的程度嗎?我接下來就逐一羅列一些事實。

  2、即使得了絕癥也要盡人力

  我們人類社會,長期以來一直對生態危機持否認的態度??措娨?、讀報紙,我們一直知道溫室氣體、森林砍伐等等問題,但是,我們只是從字面上知道,從心理上,我們在知識和行動之間筑起了一道墻。也就是說,我們知道在發生什么,但是,我們沒有為此采取任何行動??朔裾J態度的方式是,直面現實。

  但是,直面現實會經歷一個情感震蕩過程。當我們真正直面現實,了解了地球正在經歷什么,尤其是我們這一代人和上一代人這個時間段里,都發生了什么,我相信我們每個人都會產生強烈的情感震蕩。

  先舉一個比較貼近中國人的環境危機的例子。擁有500多萬人口的上海浦東地區,海拔只有4米,科學家預測,不出本世紀,甚至也許就在幾十年之后,在海平面不斷上升的威脅下,人口必須搬遷。而這與可能到來的很多其他災難相比,并不是最嚴重的。

  我們有些人,對環境災難的諸多事實已經有所認知,并且已經有所思考和行動,這些人已經在心理層次上進行了調整,去重新看待世界和自己的生活。而對于從來沒有接觸過相關具體信息的人們來說,了解了地球上正在發生什么之后,往往會受到沖擊,有一種相當絕望的感受。

  可以用一個生活中的例子做比喻,當病人被告知得了癌癥之后,病人的反應可能是否認,覺得這不是真的;然后憤怒和悲傷,不明白為啥會落到自己頭上;然后可能會麻木,反正也沒有辦法了,破罐子破摔……;同時,同樣奇怪的是,也可能會有一種解脫感,因為,其實在我們內心深處,我們知道問題的存在,直到有人真的把問題說了出來,這帶來了一種解放的感覺。在英國,很多“反抗滅絕”運動的成員的切身感受是:當行動起來之后,這本身帶來了一種心理療愈。

  今天的講座主要綜合講述一下生態危機的事實,瀏覽一些科學數據,也陳述一下如果我們不立刻采取行動,我們將面臨什么樣的未來。

  3、地球是一個生命活體

  我們不要忘記,地球是維持我們人類生存與延續的唯一體系。我們只有一個地球,地球生養著人類和人類的后代,讓人類這個物種得以延續。支持我們存活的一切都要仰仗地球的供給,包括:地表與大氣、土地與海洋。

  “蓋亞(Gaia)理論”的創始人詹姆斯·拉夫洛克(James Lovelock)在他的著作《最后的警告:蓋亞正在毀滅》中寫道:“問一個有趣的問題:為什么氧氣的濃度被維持在21%?大氣中的氧氣濃度每變化1%,有機化合物燃燒所需要的能量將變化70%。是誰在把氧氣濃度維持在21%?”這是一個動態過程,也就是說,只有一個有機體/活體,才能去根據需要來主動或者被動地進行調節。也就是說:“地球是一個超級有機體,容納了一個個的有機體;地球以一個可以被識別的實體存在著,是一個活體,上面坐落著群居昆蟲的巢穴和人類的城市與鄉村。”

  用一個比喻來去理解地球為什么是活體。蜜蜂生活在蜂巢里,蜂巢里面冬暖夏涼。是什么在維持著蜂巢內部的氣溫呢?是蜂巢,那么蜂巢如果不是活體,它怎么可能去做主動的調節呢?這與地球主動調節氣候是一個道理。

  現在的問題是,我們正在毀滅我們的生存支持系統,我們在從幾個方面進行著毀滅。

  我們正在毀壞氣候。我們給地球加熱,以至于我們不再享有幾千年來一直享有的氣候條件。

  我們正在毀滅生態。我們賴以生存的生物圈,正在被人類的行為嚴重破壞,這樣的做法,等于在毀滅我們的未來。也就是說,我們正在走向人類文明的滅亡,更進一步說,我們正在走向人類這個物種的滅絕。因為我們人類是有智慧的,估計我們是地球四十億年來,第一個明白并且眼看著自己滅絕的物種。同理,如果有任何物種可以阻止自己滅絕,那么也應該是人類,問題是:我們能做到嗎?

  4、現在地球大氣的CO2含量達到了220萬年中從未達到過的最高濃度

  地球大氣包含著溫室氣體,這些氣體可以捕捉熱量。太陽的熱能到達地球表面后,這些溫室氣體使得很大一部分熱量不再輻射出去,而是鎖在大氣層里。最重要的溫室氣體是二氧化碳和甲烷,它們都是碳基氣體。大氣中二氧化碳和甲烷的水平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氣候的冷暖。在地球存在的漫長歷史中,大氣中二氧化碳的含量有高有低,古氣候學家發現,氣候的冷暖和這些變化是同步的。也就是說,二氧化碳對氣候變化起到關鍵的調節作用。

  在過去的200年間,這些溫室氣體在大氣中的含量越來越高,從理論上分析,大氣溫暖會隨之升高,而現實情況也證實了這一點。

  當然,也正因為溫室氣體的存在,地球才不至于是個大冰球,所以,它也并不完全是一個壞東西。

  地球上正在發生的事情是,我們人類正在以史無前例的速度向大氣中排放溫室氣體。人類社會發生工業革命之后,人類在地下發現了巨大的化石燃料儲量,包括:天然氣、石油和煤,是由過去的生命體轉化而成的碳基物質,被埋在地下,蘊含著巨大的能量,我們人類利用這些能量建設了工業文明,營造了非常舒適的生活,我們都在享受著這種生活。在燃燒這些化石燃料的時候,我們向大氣中排放著大量的二氧化碳和甲烷,大大加劇了地球的溫室效應,導致大氣升溫。

  說到溫室氣體排放,也許對你來說并不是新聞,對我也不是,但是,對我來說是新聞的是,排放增加的速率。這個曲線的形狀被稱為:曲棍球棒曲線,因為右手邊突然陡坡上舉的曲線讓人聯想起曲棍。

  從圖上我們可以看到,在過去的2000年間,人類一直享受著等量水平的大氣二氧化碳含量:280ppm(百萬分之280),也就是說,一直非常非常穩定。主要是通過生命物質的調節實現這種平衡:有的生命體釋放更多的二氧化碳,比如人類;有的生命體吸收更多的二氧化碳,比如植物通過光合作用吸收二氧化碳。因此,在過去2000年間,大氣中的二氧化碳含量一直保持著動態平衡。

  然后,工業化時代開始了,大氣中的二氧化碳開始上升,而最近幾年,以迅猛的速度增漲,以幾數倍的速率在增漲。

  自從工業革命開始,人類燃燒化石燃料,包括煤、石油以及天然氣,共向大氣中添加了3650億噸的碳。去森林化則貢獻了另外1800億噸,約合每年增加6%。

  美國航空航天局科學家Dr. Gavin Schmidt(NASA Goddard Institute for Space Studies,“2013 adds to the evidence for ongoing climate change.”)通過研究發現:“現在地球大氣中的二氧化碳含量達到了80萬年中從未達到過的最高濃度。”到了1960年,達到315 ppm;在2012年,達到400 ppm.

  2019年12月,做為IPCC報告的評審專家,皮特·卡特博士在馬德里會議現場接受訪談時說道:“科學研究顯示,我們正走在生態崩潰的道路上。……現在,二氧化碳的濃度是幾百萬年以來最高的。我們對220萬年前的冰芯的研究發現,在過去220萬年間,曾經達到的最高濃度是330ppm,而我們現在已經達到了412ppm。”

  5、全球平均氣溫極速上升

  信息來源:IPCC氣候變化和土地使用專門報告(2019)

  并不出人意料,這對地球大氣的溫度產生了直接影響。這張圖展示了從1880年到現在的溫度變化情況??吹浇跉鉁刂笖当杜噬那€,與溫室氣體量的指數倍曲線相當吻合。這是一個相當簡單的物理學現象,因此,一點也不奇怪。而且肯定必然是這個結果。就如同我們給地球蓋上了羽絨被,肯定會變熱。

  人類從1880年開始有溫度記錄,而2000年到2010年,是有溫度記錄的150年以來最熱的10年,平均氣溫相比1880年升高了1.5度。絕大部分氣候科學家認為,足夠證據表明,是人類的活動導致了此次氣候暖化。(參考資料:https://svs.gsfc.nasa.gov/vis/a010000/a010500/a010574/)

  在1980年代,科學家們敦促政治家們創立了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IPCC)。這個機構的組成人員是各相關領域的科學家和專業人士,任務是收集有關氣候問題的最新研究成果。他/她們閱讀成千上萬的論文和研究報告,定期會晤。該機構還有不同的專門小組,關注不同領域的問題。每隔幾年會發布一個報告。

  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于10月8日在韓國仁川發布《IPCC全球溫升1.5℃ 特別報告》。報告評估了全球溫升1.5℃與2℃的氣候影響,以及可能的減排路徑。報告指出,目前全球氣溫較工業化前水平已經增加了1℃;全球溫升1.5℃最快有可能在2030年達到。為實現1.5℃溫控目標,全球氣候行動亟待加速。

  我們正朝著促使地球溫度上升的危險方向前進,我們只剩下幾年的時間來阻止這種變化觸頂到不可逆轉的程度。我們正在面臨這樣一種可能性,我們已經把系統破壞到了失衡過于嚴重,并無法阻止其繼續惡化的程度,哪怕我們此時懸崖勒馬,也太晚了。因為系統發展自有其慣性。去年的IPCC報告呼吁立刻采取行動,已經十萬火急啦。

  這是兩張通過顏色變化來展示地球從1950年到2013年的溫度變化圖。以1950年的平均氣溫為基線,黃色和紅色表示高于平均氣溫,藍色表示低于平均氣溫。

  IPCC1.5度特別報告向國際社會傳遞清晰的信號,氣候行動迫在眉睫,敦促各國政府在氣候治理上加快行動。報告指出,全球溫升1.5℃與2℃的氣候影響差異顯著,當溫升超過1.5℃到達2℃度時將帶來更具破壞性的后果,如棲息地喪失、冰蓋融化、海平面上升等,威脅人類的生存和發展,也將給世界經濟帶來更大損害。

  6、1度、1.5度、2度,這么一點點的升溫為啥如此大驚小怪?

  也許有人會問,1.5度溫升也沒有多高啊,為啥如此大驚小怪?情況是這樣的,問題不在于地球大氣的平均溫度,而是極端氣溫頻率的變化。

  下圖顯示的是溫高頻率的分布圖,可以代表任何一個地方的溫高頻率分布狀態。左邊代表極低溫發生的頻率,右邊代表極高溫發生的頻率。當平均氣溫稍微升高一點兒,從圖上可以看出,極高氣溫發生頻率就大大增多了。

  這個看似很小的平均氣溫的差別,對地球氣候系統和地球生命的影響是非常非常巨大的。(參考資料:https://www.giss.nasa.gov/research/briefs/hansen_17/)

  上圖是解釋平均氣溫升高一點所引發的巨大變化。下圖是地球溫生的實際圖示。

  紅、橙和綠色,分別是1951年到1961年,1961年到1971年和1971年到1981年的情況。圖形發生右移開始發生于1981年到1991年,看淺藍色;而1991年到2001年進一步右移,看深藍色;而2001到2011年進一步右移,看粉色線。

  如果用這個需要數學知識去理解的圖解比較吃力,我也嘗試了一個比較簡單的方式來解釋。

  我在網上只能查到2011年到2019年的歷史氣溫記錄。我翻看了北京的氣溫,板著指頭數了一下,2011年夏天,氣溫超過30度的天數有75天,而2019年有89天。2011年,9月份只有1天的氣溫超過30度,而2019年,有15天的氣溫超過30度。2011年6到10月最高氣溫平均值27.66度,2019年為28.82度,相差1.16度。

  北京不到10年的氣候變化

  7、地球5億年的氣溫變化

  當我們說地球暖化的時候,往往會聽到這樣的反饋:“哦,地球過去不是也經歷幾次很熱的時期嗎?這沒啥大不了的。”的確,地球大氣以前的確經歷過高溫時期,但是,那都是在人類文明出現之前。

  這是一張地球5億年的氣溫變化曲線圖,這個時間長度足夠覆蓋地球上開始出現復雜生命形式的時期。這條綠線代表的是1960年到1990年的平均氣溫??梢钥吹?,在過去的11000年間,在人類文明孕育和發展的過程中,我們的氣溫是非常非常穩定的,這一時期被稱為:全新世。氣溫非常溫和,極地有冰,赤道很炎熱,地球的大部分地區適宜居住。因此,我們可以進行農業生產,可以建設城市,人類繁衍和遷移,覆蓋了整個地球。

  上一次氣溫比1960年到1990年的平均氣溫高出1.5度到2度的時間是13萬年前;再往前,氣溫超過2度、3度甚至4度的時候就是幾百萬年前了,那時還沒有進化出人類。也就是說,人類文明沒有在一個過熱的地球上存在過,我們也不知道溫度過高的時候人類文明能否繼續存在。這是一個巨大的未知,我們在將人類逐出全新世,去到一個未知的地帶。

  8、熱浪已經在全球范圍內產生災難性后果

  按照IPCC的官方說法,現在的平均氣溫比工業化之前提高了1度,我們已經感受到了諸多重大影響。尤其是近幾年,極端氣候現象和災難頻發。

  干旱與洪水:往往是極度干旱過后降臨洪水。問題是,人們有意無意不去把這種頻發的極端氣候系統地聯系起來去勾勒全世界越來越惡化的氣候狀態。

  熱浪:2019年,全球繼續升溫,在印度的一些城市,氣溫達到50度。

  山火/野火:2018年11月,美國加州爆發史料記載以來最大野火,奪走85條人命;2019年10月,加州大火再起,為了預防災難,供電公司對該州58個縣中34個斷電,時間將長達數日,而受影響的民眾可能達到80萬人。

  颶風:2019年3月,莫桑比克中部颶風艾達造成官方統計死亡人數超過400人,上百萬人流離失所。

  9、對英國造成的影響

  英國的氣候一向溫和,而且距離北極不那么遠,但是這里已經明顯感受到氣候變化的影響。極端氣候頻發:

  熱浪:2003年,熱浪在歐洲范圍內導致7萬人死亡。如果是一次恐怖襲擊事件導致7萬人死亡,一定會導致重大的政治動蕩,但是,7萬人死于炎熱,人們不知道該如何應對。我們人類不知道如何去應對緩慢的、靜悄悄發生的致命事件,這是我們為什么對如此嚴重的氣候危機顯得無動于衷的重要原因。我們無法真地害怕,我們害怕猛獸,但是,我們不害怕氣候。

  2014年,英國的降雨量非常非常大……2019年年初,費爾伯恩的威爾士村的村民被告知,村議會決定解散村莊,因為村莊地勢太低,而且也再無力支付保護村莊不被淹沒的防洪工程。就這樣,一個村莊消失了,村民失去了家園。

  2018年,是英國有溫度記錄以來最炎熱的一年,非常多的人因為身體極度不適而需要急救,一個是因為炎熱直接導致的疾患,比如:中暑,同時,也是因為,持續炎熱使得很多病癥的發作率大幅度上升,比如:中風和心臟病發作。

  2018年,英國的農作物受到嚴重影響,比如,土豆產量下降。

  10、繼續“一切照常”的后果

  如果我們人類繼續“一切照常”,以前怎么生活現在一切照舊,那么,我們的未來根據最基本的物理學計算和古氣候學家的知識就可以預測了,我們也可以根據靠近赤道的地區所發生的事情來推測下一步會發生什么。

  海平面上升:獲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的諾德豪斯指出,海拔在10米以內的沿海地區都將面臨巨大的安全風險,他特別以擁有500萬人口、但海拔僅為四米的中國上海浦東地區為例,稱如海平面持續上升,在本世紀內,對中國經濟至關重要的浦東地區將不得不面臨大規模建造防波堤或是整體搬遷的選擇。問題是,發展的速度也許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快。

  更頻繁和更劇烈的極端氣候:颶風、旱災、野火、沙化和作物歉收;中暑導致的死亡饑荒;缺水、被迫移民。

  這些必將引起極度的社會動亂和沖突,這樣下去的結果就是戰爭,在擁有核武器的今天如果發生戰爭,后果不堪設想。

  11、放大效應將引發熱化加劇

  氣候在發生變化,現在尤其需要關注的是,這種變化將不再像過去幾十年那樣呈線性變化,而是加速度和幾數倍的變化。這是因為,氣候變化過程中存在一些“放大器”。

  其中一個放大器是北極冰引起的反饋循環。北極的冰在溶化,但是,現在仍然存在大量的冰層,這是地球制冷的重要機制,冰層反射太陽光。當冰蓋溶化,水和陸地不再像冰一樣可以把陽光大部分折射出去,而是吸收進來,這樣,地球會進一步變熱,再進一步加快冰蓋溶化的速度,成為一個加速度的反饋循環。事實上,北極是地球上暖化最快的地方,2018年8月,瑞典北極圈境內的溫度一度達到30℃高溫。

  從1980年以來,北極9月份的冰層覆蓋面積每10年以13.2%的速率在減少,以至于三分之二的冰層已經消失(NSIDC/NASA, 2018)。

  冰面陽光折射的減少,無冰北極會導致極大程度的全球暖化??茖W家在2014年計算,這個變化相當于過去30年二氧化碳排放導致的氣溫升高的脅迫力的25%(Pistone et al, 2014)。這意味著,即使我們能夠把過去三十年所積累的碳排放移除四分之一,那也只是平衡了無冰北極的損失。

  杰出的氣候科學家Peter Wadhams認為,無冰北極將在幾年以后的一個夏天到來,極可能在人類活動排放的二氧化碳所導致的暖化基礎上再增加50%(Wadhams,2016)。

  哈佛大學的教授 James Anderson 曾經對媒體警告,照現在這樣的趨勢下去,到2022年夏天,北極將再也沒有永凍冰層。Anderson 教授也是1990年代研究臭氧層空洞的重要科學家。

  僅這一點,就讓IPCC的計算結果沒有立足之地了,這也包括UNFCCC(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的目標和建議書。

  另一個放大器是甲烷釋放。在北極永凍層和北冰洋海底,儲存著大量以化合物狀態或者天然氣水合物狀態存在的甲烷。不久之前的共識認為,因為地表永凍層溶化所釋放的甲烷要到幾個世紀甚至上千年以后才會產生風險(Schuur et al. 2015)。然而,三年之后,這個共識就被打破了,一項非常詳盡的實驗研究發現,如果溶化的永凍層成為水域(剛剛說了,這將是很快就會發生的事情),幾年之內就會釋放大量的甲烷(Knoblauch et al, 2018)。甲烷是比二氧化碳更強烈的溫室氣體,據說是二氧化碳溫室效應的80多倍。如若如此,那么,接下來幾年的升溫曲線將更加陡峭。

  12、臨界點級聯

  所有這一切的結果是什么?而且其實我們還只論述了眾多因素中不多的幾個。結果是,我們人類把自己推向一個失控的氣候變化里,最壞的情況就是地球成為溫室(Hothouse),宜居性較低的星球皆是如此。到那個時候,人類難以承受,也讓和我們一起演化的其他動物和植物無法適應。

  我們前面只談了幾個反饋循環機制,而且這些反饋機制之間還會互相影響,最后觸碰臨界點,引發其他反饋機制啟動,這被成為臨界點級聯(tipping cascade),我們一旦跨入這個門檻,便會一發不可收拾地走向溫室地球的道路(Hothouse Earth Pathway),我們的星球會越來越熱,并且發生徹底的改變,發生大規模生態系統的退化。

  我們沒有可靠的關于反饋循環機制和臨界點的模型。但是,氣溫每升高一點兒,引發級聯的可能性就越大??茖W家認為,一旦溫升超過2度,就超出人類可以影響的范疇。

  在《自然》(Nature)雜志2019年11月27日“氣候引爆點:不能下堵的危機”(Comment: Climate tipping points—too risky to bet against)羅列了九大氣候引爆點:

  1)北極海冰(Arctic sea ice):大面積減少

  2)格陵蘭冰蓋(Greenland ice sheet):在加速溶化

  3)北方森林(Boreal forests):野火和昆蟲騷動。北極地區的暖化速度是全球其他地區的2倍以上,亞北極地區的北部森林處于越來越脆弱的境地。暖化已經對大量昆蟲產生影響,也導致野火增加和北美北部森林的焦枯病蔓延,使得原來碳吸納地變成碳釋放源。北極地區的永凍層發生不可逆的解凍,進而釋放二氧化碳和甲烷。

  4)永久凍土(Permafrost):解凍

  5)大西洋徑向翻轉環流(Atlantic Meridional Overturning Circulation):從1950年代開始減緩

  6)亞馬遜熱帶雨林(Amazon rainforest):頻發發生干旱。森林砍伐和環境變化在破壞亞馬遜熱帶雨林的穩定性,亞馬遜熱帶雨林是全球最大的熱帶雨林,已知的生物品種中,十分之一生存在這里。原來估計,當亞馬遜雨林被毀壞40%是其生態系統崩潰的臨界點,現在認為是20%。而從1970至今,雨林面積已經損失了17%。在這里,野火和氣候反饋機制交互作用,形成可信的預測模型并不容易。

  7)溫水珊瑚(Warm-water corals):大面積死亡。海洋熱浪已經導致大面積珊瑚白化死亡,澳大利亞大堡礁的淺水珊瑚已經死亡了一半。如果溫升達到2度,高達99%的熱帶珊瑚都將死去,這是高溫、海水酸化和污染綜合導致的。這將導致海洋生物多樣性的消亡和人類失去依靠海洋的食物和生計。

  8)西南極冰蓋(West Antarctic Ice Sheet):溶化加速

  9)南極洲東部地區(Parts of East Antarctica):溶化加速

  到現在為止,我們一直在談氣候,而氣候只是問題的一半。另一半的問題是生物圈,就是生態,是維持我們生存的地表生物。陸地和海洋都是充滿著生命體,而我們正在把兩者都毀掉。

  13、破壞陸地生態系統:集約化農業取代了野地

  土地使用的最大的驅動力是為全球75億人生產糧食,而且,人口數量還在快速上升,按照現在的速度,估計到2050年,世界人口大概達到100億。我們毀林開荒,我們殺死吃糧食的害蟲,結果把世界上大部分的昆蟲幾乎一并害死了。

  森林維持著一種小氣候,而農作物小氣候沒有森林小氣候那樣濕潤。

  殺蟲劑給昆蟲帶來滅頂之災,預計在接下來的幾十年導致世界上40%的昆蟲物種滅絕。昆蟲為作物授粉,也是食物鏈的重要組成部分。如果我們失去了蜜蜂和蝴蝶這些傳粉昆蟲,很多植物會死去,作物會減產甚至絕產。

  大量土地用于生產牲畜飼料,比生產糧食作物占用的土地多得多。畜牧生產釋放大量碳基氣體,比如,牛在消化草料的過程中釋放大量甲烷。據估計,14.5%的人類活動導致的碳排放來自畜牧業。(參考資料:https://www.un.org/development/desa/publications/world-population-prospects-2019-highlights.html;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006320718313636.)

  14、破壞陸地生態系統:毀壞森林

  森林可以吸納非常非常多的碳,是強碳匯(intense carbon sinks)。植物快速生長,吸收二氧化碳,釋放氧氣,轉化成植物質,當植物死亡以后,形成土壤,就幾乎把碳鎖住了。

  因為樹木在呼吸,它們在代謝過程中釋放水汽,保持大氣濕度。在森林周圍形成更多的降雨,促進其他生命形式的繁榮。

  當我們毀林開荒,尤其是刀耕火種,就把植物固定的二氧化碳釋放出來,再用幾乎沒有生物多樣性的單一作物體系替代了一個生物多樣性很豐富的體系。

  對這樣的過程管理不善的話,最后的結果就是,把森林變成了沙漠。沙漠是生命的荒原。一旦如此,很難逆轉,因為沙漠地區失去了維持生命的濕度。

  15、破壞海洋生態系統

  如同陸地一樣海洋對我們的生存同等重要。和森林一樣,海洋是碳匯,水可以溶解一些二氧化碳,水生物,例如浮游植物,進行著大量的光合作用,吸收空氣中的二氧化碳,釋放氧氣來維持海洋生命。海洋也是人類的重要食物來源,億萬人依靠海洋攝取蛋白質。

  迄今為止,人類排入大氣的二氧化碳中差不多有三分之一都被海洋吸收了。這相當于1500億噸,而且是以前所未有的高速。通過燃燒煤和石油等礦藏,人類把數千萬年來——大多數情況下是數億年來——所隔絕起來的碳重新釋放到空氣中,不僅是在開地質歷史的倒車,并且是以一種極不正常的速度。一個也許不那么恰當的比喻:這就如同人喝酒,1斤白酒一個月喝完和一個小時喝完的結果是很不一樣的。

  海洋暖化減少了氧含量、毀滅生態系統、擾亂洋流、溶化北極冰蓋。

  水的吸熱能力很強,溫室氣體效應所產生的很大一部分熱量被海洋吸收,也就是說,陸地的溫室效應由于海洋的緩沖而大大減少了。但是,海洋在慢慢被加熱,溫度越高,其蓄氧能力越低。這導致海洋生物分布的變化,例如,鱈魚向北方遷移,因為在南方變化的水域已經缺氧。這也導致海洋環流的變化,維持地球氣候的海洋環流是冷熱水溫差促發的,比如,熱帶和北極海洋的溫差,當這樣的溫差減少,進而海洋環流變緩,其后果難以預測。(參考資料:https://www.wikiwand.com/en/Shutdown_of_thermohaline_circulation)

  16、我們已經開始了“第六次生物大滅絕”

  綜上所述,我們已經開始了“第六次”大滅絕?;乜吹厍驓v史,以前發生了幾次重大災難,滅絕了大量地球生命,都是由于氣候變化所導致,大多數情況是由于產生了大量的溫室氣體,不過,以前的幾次大滅絕地球跟人類沒有什么關系。而這一次,我們人類在威脅自身和地球所有生命體的安全。

  生態系統的崩潰主要發生在過去50年間?,F在年過半百的人,當我們來到這個世界上的時候,這個世界是豐富多彩的,有很多大型的野生動物,獅子、老虎、長頸鹿、大象、北極熊,也有美麗的自然景色。

  而我們的孩子們的世界是大打折扣的,大多數人都生活在與大自然相隔絕的城市,已經很難找到和看到這些野生動物。

  而我們的孫輩,也許再也看不到獅子、老虎、長頸鹿和大象,更讓人無法想象的是,他/她們也許也看不到蜜蜂、蝴蝶、青蛙和蜥蜴了。人類把地球生命掃蕩一光,而生物一旦滅絕,就一去不復返。我們把豐富多彩的地球變成了一個貧瘠的地球。

  我們正在毀滅的是我們賴以生存的生命基礎,這里說的不是我們生命的豐富性和生活質量,而是我們的基本生存受到威脅。我們正在做的,就如同是鋸斷我們正在踩著的樹枝。

  17、我們人類一直忽視科學家的警告

  我們曾經聽到過一個充滿雄辯和影響巨大的警告,那就是蕾切爾·卡森(Rachel Carson)撰寫的《寂靜的春天》(Silent Spring)。這篇經典著作于1962年出版,描述了過度使用DDT和其它農藥所引起的災難性后果,引發了強烈反響;但是同時,并不出乎意料之外的,編輯們被請到議會做聽證,也收到來自化學企業的法律追責的威脅。

  雷切爾·卡森(Rachel Carson)在《寂靜的春天》(Silent Spring)一書中寫道:

  我們站在一個岔路口,但是,這不是詩人羅勃特·弗洛斯特(Robert Frost)詩歌中的岔路口,因為我們眼前的兩條道路通向很不一樣的地方。一條路是我們一直行走的道路,給人一種舒適的假象,是平穩的高速路,可以高速行駛,但是,等在路盡頭的是災難;另一條路,走在路上的人不多,通向我們可以保護地球的最后的和唯一的機會。

  當很多科學家為蕾切爾的作品喝彩的時候,一些勢力強大的政客和商業巨頭從性別和愛國的角度公開攻擊她。雖然癌癥最后奪去了她的生命,但是,她從來沒有過退縮。她始終對自己書寫的內容保持著從容和自信。學術界把美國隨后掀起的環保運動、環保政策的改變、以及1970年美國成立環保署都歸功于《寂靜的春天》的出版。

  《寂靜的春天》出版三十年之后,1992年,馬薩諸塞州劍橋的非盈利機構“憂思科學家聯盟”(The 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發出了《全世界科學家對人類警告書》“World Scientists’ Warning to Humanity”,一共有1700名科學家簽名,其中包括大部分健在的諾貝爾獎得主。呼吁書中清晰羅列了全球暖化、物種滅絕、淡水資源枯竭、土壤退化和其他諸多問題的科學證據。

  威廉·瑞波(William J. Ripple)教授是2017年第二份“世界科學家對人類的警告”(World Scientists’ Warning to Humanity)的主筆人,該文發表在《生命科學》(BioScience)雜志上。“世界科學家聯盟”(the Alliance of World Scientists),是一個新成立的網絡,其隨著第二份警告的發布而逐步壯大起來。來自六大洲的科學家聯合起草了我們的聲明,來自184個國家的2萬1千多名科學家簽署了該聲明,這份聲明成為有史以來被引用最多的一篇科學文章。我們的警告是以科學的名義來倡導人類福祉和環境可持續發展,讓大家了解科學研究是如何揭示人類未來的。

  2017年,與《對人類的第一次警告》相比,這次新的文件是對第一次警告的全面總結,并且又提出了25條具體的、全球負面發展趨勢。其中包括:

  (1)除了臭氧層空洞之外(這一問題已穩定下來),1992年提出的每項重大威脅都愈演愈烈。

  (2)人類已經“開啟了5.4億年來的第六次物種大滅絕,許多現代生物都將從地球上消失,或到本世紀末宣告滅絕。”

  (3)我們對物質的消耗驚人、毫無節制,且無論從地理還是人口分布而言都極不均衡。

  (4)人均淡水量減少了26%。

  (5)野生魚類捕撈量有所下降,海洋死水區的面積也增加了75%。

  (6)森林面積減少了3億英畝(18億畝),其中大部分都被轉為農業用地。

  (7)哺乳動物、爬行動物、兩棲動物、鳥類和魚類數量整體下降了近30%。

  (8)全球碳排放和平均氣溫持續走高。

  (9)人類數量增加了35%。

  18、Rubert Read 教授預測人類未來的三種可能性

  第一種可能性:地球人類滅絕。

  第二種可能性:人類文明崩潰,人類物種得以延續,并且以其他文明方式繁衍生息。

  第三種可能性:人類文明主動地、快速地、激烈地發生深刻的轉變,展現出前所未有的能力,及時扭轉了人類社會的徹底崩潰。

  19、知情帶來變化和行動,也帶來療愈

  我們人類和人性是復雜和多樣的,是很有韌性的,也是很脆弱的。我最擔心的是,有些人了解了現象之后,產生過多負面情緒,不僅沒有帶來積極變化,反而導致情緒崩潰。為了預防這種情況,可以有各種做法,包括:(1)我們需要建設互助型的社群交流;(2)用行動來促進積極的改變;(3)還有就是拓展自己的視野,我推薦一本書《大滅絕時代》。跟隨地質學家的腳步,跟隨生物學家的腳步,走進熱帶雨林,走進海島,走進博物館,用人類文明和科學的視角去觀察和發現地球歷史上的前五次大滅絕,和此時正在發生的第六次大滅絕。當縱觀地球45億年歷史的時候,當親歷由于人類在人類紀所造成的毀滅的現場的時候,人的視角和情感可能會發生變化。毫無疑問,人類現在已經獨霸地球,人類在生物地層學上已經留下永久的印記。

  20、反抗滅絕需要全民行動

  我們每個人都要檢討自己參與的生產方式,檢討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消費方式。也許我們可以列一個行動清單:

  從事生態農業,或者支持生態產品;

  植樹、種草,或者支持植樹和種草;

  素食;

  騎行,多使用公共交通,少開車,少坐飛機;

  少使用一次性用品(出門帶購物袋,買早餐或者外賣的時候自己帶著食品盒和杯子);

  不喝/少喝飲料(據估算,生產一罐500毫升可口可樂的水足跡是耗費35升水);

  不喝塑料瓶裝水/自己攜帶水杯(塑料直到六七十年前才被廣泛應用,迄今為止,人類大約共生產83億噸塑料,到2050年有望達到120億噸。這些塑料垃圾有79%被填入垃圾填埋場或自然環境中。飲料瓶是最常見的塑料垃圾之一。2016年全球共售出約4800億個塑料瓶,每分鐘可達100萬瓶。每秒鐘2萬。其中,1100億瓶是由飲料巨頭可口可樂公司生產的。每年大約有800萬噸到1000萬噸塑料在海洋中消失);

  少購買、少消費(不再給孩子買不必要的禮物和玩具、不為了追趕時髦而買衣服、等等);

  閱讀或者聆聽《中國歷史》和《世界歷史》,當我們知道漢朝唐朝時期在思想和制度上并不比宋朝明朝落后的時候,當我們知道古羅馬/古希臘的民主制度最終被羅馬帝國的專制取代的時候,我們就不要想象一個線性發展的社會。我們能夠把握的是此生生命的覺悟;

  閱讀地球的歷史,我推薦閱讀《大滅絕時代》。跟隨地質學家的腳步,跟隨生物學家的腳步,走進熱帶雨林,走進海島,走進博物館,用人類文明和科學的視角來觀察和發現地球歷史上的前五次大滅絕,和此時正在發生的第六次大滅絕。當縱觀地球45億年歷史的時候,當親歷由于人類在人類紀所造成的毀滅的現場的時候,人的視角和情感可能會發生變化;

  不要因為宇宙的浩瀚而覺得自己啥都不是。向外看,宇宙無邊,向內看,生命無涯。從物質構造上,我們每個人和宇宙萬物是一體的、同源的。據說,構成我們身體的每個分子中,原子核與電子之間的空間距離,就如同浩瀚宇宙中星體之間的空間一樣巨大哦。

  等等。

  21、問 答 部 分

  問:呂途老師,因為您剛才講到珊瑚對海洋生態的影響,珊瑚對海洋的影響還有哪些呢?

  答:珊瑚有很多的作用,其中一個作用,它可以保護海島,有珊瑚的海島四周往往是被珊瑚環繞,可以減緩海浪對海島的沖擊,當然這個只是其中的一個作用。珊瑚最大的作用是維持海洋生態系統(我不是專家,我只是一個學習者)。大家知道珊瑚是怎么形成的吧,它是珊瑚蟲成百上千萬年慢慢慢慢地累積起來的,珊瑚蟲是活的,它會發生鈣化,當它死亡的時候它的尸體就變成珊瑚礁。所以珊瑚是會提供一個生態系統,為其他生物提供一個食物鏈。我讀的一本書里面有一個特別有趣的比喻,說珊瑚用自己的生命去維持著很多其他生物的生命,而我們人類是在掃滅其他生物。珊瑚一旦白化死亡之后,這部分的海域也就死亡了。

  問:呂途老師,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和消費方式是造成環境災難的根源嗎?我感覺現在網絡上有一種對“環保“的污名化傾向,好像搞環保就是“白左”,是西方限制中國發展的陰謀,呂途老師,您對這個問題怎么看?

  答:特別好的問題,首先,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所導致的消費方式是環境災難的根源,我特別同意,的確是這樣。資本主義生產關系中資本對人的剝削,就如同資本主義利潤追逐下人類對自然的剝奪一樣。首先講它的生產方式,剛才談到了碳排放、工業化,當然我不知道人類在工業化沒有萌芽之前,有沒有可能走到另一條道路上,但是我們人類走到了工業化這條道路上,工業化伴隨著資本主義的發展,現在,我們生產不是為了生活,生產只是為了利潤,然后為了利潤就必須擴大再生產,所以我們滿足的不是我們真正的需要,滿足的是我們的欲望,刺激的是消費,你只要買我就不斷地生產,然后我們買來很多沒有用的東西。就像現在的雙十一,好像又有了雙十二,我真的覺得厭惡甚至是作嘔。我周圍親近的人知道我對消費主義的反感,她們都偷偷地不敢讓我知道她們在雙十一買了東西。消費主義把我們的購買欲望給刺激起來,就會不停地去買。我們的衣服夠穿了,買一兩件衣服你覺得挺好就行了嘛,但是它要有新潮的是吧,讓你去買……。每一次購買就意味著刺激生產,這些生產就是為了盈利。我覺得有太多的例子我也不用講了,我相信提問的這位伙伴可以比我舉出更多的例子。生產關系讓我們人也異化了,整個資本主義社會就是一個異化的社會,這個異化真的導致了我們人都做不成人,我們人類也被它帶到了這樣似乎是停不下來的一個告訴行駛的欲望的火車上。說到這個環保污名化和陰謀,我感覺這是兩個不同的問題,我不知道環保污名化是什么意思?我一看概念頭就有點大,實在是不敢套到概念里面去,一旦標簽化之后,問題就沒法討論了。我現在比較習慣講故事,比較習慣就事論事,我不知道”白左“是什么,面臨如此危機,讓我們去面對這個事情來說事兒,別貼標簽了。是不是一個陰謀呢?我覺得這里面有很多的不公平,這是毫無疑問的,但說它是陰謀,我覺得可能要再想一下。如果是陰謀的話,意思是說,明明環境問題沒有那么嚴重,然后你給它說得那么嚴重,就是要阻止我們不發達國家的發展,那這可能就是陰謀。但是這個環境危機的確是這么嚴重了。我覺得大家如果以前不了解或者是不太關注的話可以從今天開始,哪怕就看自己的周圍,在城市的我不知道能看到什么,但是你只要稍微走到大自然中間,走到鄉村你就可以看到很多,你就會知道它不是假的,不是假的那它就不是一個陰謀。但是這中間可能會有一些不公平,就比如說,發達國家的碳排放已經二百年,大氣中的碳他們”貢獻“了特別特別多,然后他現在說,好,從現在開始我們按照人均多少碳排放,然后碳指標,那就不公平嘛。所以我覺得環境災難本身不是一個陰謀,但是如何去阻止環境災難所進行的“巴黎協定”,這里面如何落實如何執行,各個國家如何分配任務,這里面可能會存在問題。美國的一位2018年獲得經濟學獎的學者做了一個計算,說我們人類如果想把溫升控制在1.5度,我們需要付出的經濟成本是多少,如果控制在溫升2度的話,我們需要付出的經濟成本是多少,因為他是一位經濟學家嘛,他是用成本去計算,他不管你溫升兩度或三度之后人還在不在了,他就是按照經濟去核算,他就說我們人類現在是不會也無法承受控制溫升1.5度的這樣的一個經濟成本的?!栋屠鑵f定》里面是說要把溫升控制在兩度之內,但是馬爾代夫等國的人民不同意,馬爾代夫說溫升1.5度我們國家都要被淹了,溫升兩度我們馬爾代夫就消失了。其實溫升兩度不僅馬爾代夫會消失,可能日本等很多地方,還有我們的沿海的某些地方也都會消失。所以這里邊它不是一個陰謀。

  問:現在各個地方都大建溫室大棚,溫室大棚是否也存在有害氣體的排放?

  答:我對溫室大棚沒有特別多的了解,估計是取決于溫室大棚的這個小生態是怎么維持的吧。我舉一個例子,大家知道云南昆明盛產鮮花,我去昆明周邊一個村子工作的時候,我被農藥熏得特別難受,我一看,是旁邊的種植玫瑰花的大棚,那個大棚每三天要打一次藥,是有毒的玫瑰,但是為了保證玫瑰花的鮮艷和沒有蟲子就得打藥,然后我們消費者也不會去管,消費者說我只管買一朵“美麗”的玫瑰,我也管不著也沒法管這個玫瑰花是怎么生產出來的。所以說,當生產者和消費者是隔絕的,消費者也不管生產者是怎么生產出來的,那最后受害的是消費者,受害的也是生產者,受害的是所有的人。種植玫瑰三天一打藥,打藥的那些農民就不受害嗎!據我知道,有一個統計,果農生產水果打藥特別多,果農的癌癥的發病率是市民的四倍到五倍。所以這中間的問題特別大,我們的生產方式和我們生產與消費之間的這個關系的狀況都直接影響了各種各樣的現狀。

  問:果農的癌癥發病率是有報道嗎?

  答:這個大家可以查,剛才講的那些用了很多數據,都是從比較權威的渠道摘錄和翻譯的數據。但是,大家可以質疑我的解讀,因為我不是專業的。果農的這個數據我是從蔣高明的書里讀到的。我住在農村,我住在北京平谷,我們這里生產大桃。我們想象的農村都是鳥語花香是吧,但是農村其實已經不是這個樣子了。它只是表面是綠的,但是其實,比如種玉米要打除草劑,每次打除草劑之后所有的草都枯黃了,然后當果子掛果的時候打藥就特別多,過幾天就會打藥,飄來特別可怕的氣味。很多打藥的農民打藥的時候或者沒有保護措施,或者戴上一個并不能防毒的口罩,打完藥都會暈乎乎的,那些打了除草劑和藥物的作物也會好多天才能緩過來?,F在農村得各種癌癥的比率是非常高的,但是大家可能需要一個數字你才會去信服。

  問:上個世紀的人民公社體制是否會比現在的承包制更有利于環境?

  答:這個我不知道。農藥化肥的使用是比較近期的事情,八十年代(好像是,不一定準確)開始有農資產品等等,然后九十年代開始推廣,然后近二十年就屬于濫用。人民公社解體是從八十年代初開始。人民公社那時候如果有那么一點點農藥化肥,對于增產的作用是相當大的,而且用的量也是很少的。所以沒有辦法對比的,因為已經事過境遷。我不知道現在仍然是集體所有制的那些村莊的農業是不是采取化學農業。在同一個時代,這個可以進行對比,但是我沒有調研。

  問:氣候變化有沒有可能是地球自己運動的一個結果,而不是或者說不完全是人類活動所造成的這樣一種情況?

  答:你可能是因為主持太專心了就沒有聽到,我剛才專門講了一個地球五億年氣溫變化的這樣一個圖,就是想回答這個問題。因為每次跟別人交流,別人首先就會提這個問題。而且我在一本比較著名的雜志上讀到一篇關于環境的長文,作者是一位大學者,居然也這樣說,我覺得非常遺憾。地球自身會有一個運動,而且很多古氣候學家還有地質學家、地層學家等等等等,他們研究了很多很多。有一個地質學家說,我們人類改變地球太多太多了,無論以后發生什么,我們人類一定會在地層學上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

  問:我們國家的教育一直在改革,有沒有可能在學校開設生態災難類的課程,有助于從小養成這種有因有果的思維。

  答:這個肯定是一個特別好的建議呀。其實我們國內的話從2000年代初,特別是2010年,包括“愛故鄉“運動在內的很多社會運動,涌現一批新農人,生態農業興起,伴隨著這些的興起,也會有生態教育、自然教育的興起。說到學校教育,我并不樂觀,大家都知道教育產業化,學生必須得走那條獨木橋,孩子和家長都處在教育的這個滾滾車輪的水深火熱之中,就是一定要有高分數,所以這個自然教育、生態教育就不知道放在哪兒了。

  剛剛我看到了一個人的提問,他提及生存教育。我說剛才提及Rubert Read教授,他對人類未來的預測。我也讀了其他相關資料,現在大家會提及一個概念:“深度適應”。這個詞的意思是,由于我們人類的覺悟還有待提高,所以追求經濟增長的車輪很難減速,所以,環境災難必然降臨,而且會越來越深重,所以現在人類必須要做好進行“深度適應”的準備。我覺得跟這個“生存教育”是接合的。食物主權按:

  “我們正在做的,就如同是鋸斷我們正在踩著的樹枝。”

  呂途老師講座中援引的冷靜客觀的數據,反映的卻是讓人難過甚至想立即逃避的現實:我們子孫后代的生活正面臨毀滅性的生態危機。這次的講座正是希望將習慣于逃避問題的我們拉回到現實中來,讓我們將個人生活與更廣大的人類社會與地球環境聯系到一起,正視、直面我們所有人都面臨的迫切問題。

  身處于嚴峻現實的我們應該從正視問題開始,通過相互合作和簡樸生活的方式,對以環境為代價追求利潤的生產方式說不,以此來逐步撼動高能耗、不公正的經濟模式。

  前 言

  想提醒一下,這次講座的內容是令人不愉快的,甚至是令人難以接受的。同時說明,講座中的大多數資料來自聯合國IPCC報告或者美國NASA的科研報告。讓我們人類面對現實:生態系統的崩潰主要發生在過去50年間?,F在年過半百的人,當我們降生的時候,這個世界是豐富多彩的,有很多大型的野生動物:獅子、老虎、長頸鹿、大象、北極熊,也有美麗的自然景色。而我們的孫輩,也許再也看不到這些,更讓人無法想象的是,他/她們也許也看不到蜜蜂、蝴蝶、青蛙和蜥蜴了。生物一旦滅絕,就一去不復返。我們正在毀滅的是我們賴以生存的生命基礎,這里說的不是我們生命的豐富性和生活質量,而是人類的基本生存受到威脅。

  作者簡介

  呂途:生物學學士,發展社會學博士。1990年至2002年在中國農業大學任教,同時兼任多家國際發展援助機構的咨詢專家。2003年至2007年,分別在比利時富通銀行、在新加坡和印度尼西亞的發展研究機構工作。2008年1月至2018年12月,在公益機構“北京工友之家”做志愿者,從事研究、培訓和社區工作。

  1、我們關注環境和氣候嗎?為什么?

  我們今天講座的目的是: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直面氣候和環境危機。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不知道環境危機的現實,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有勇氣直面現實。這些危機會給人們帶來各種感受,甚至是心理危機,因此,不是孤單面對,而是大家一起面對,這是很重要的。

  我想問的是:你關注這個問題嗎?

  如果不關注,為什么?

  如果關注,為什么?

  一個問題無論多么嚴重,當傷害沒有直接觸及到自身的時候,我們往往是不關注的。這種忽視,有可能是視而不見,有可能是因為無知,有可能是為了某種目的而故意欺騙。

  視而不見:我們往往只看見自認為和自己有關的事情。我住在北京平谷的農村,我們村子四周有好幾座橋,橋下是干涸的河床。我訪問過平谷一個村的書記,他40多歲,他說他小時候,村里的河流常年有水,齊腰深,他們在里面游泳、捉魚?,F在已經干涸多年。在全國各地估計這樣的情況不少,對于這個現狀我們有沒有看見?還是視而不見?這個變化發生得很快,就是20年間的事情。我也聽蠻多農民說,今年,從6月份就沒有下雨。也有農民說,以前,打井10米、30米就出水,現在,要打70米,甚至上百米才有水。我們對這些現象并不陌生,但是,我們也許沒有把這些和全球氣候變化聯系起來,以為這只是自己家的情況,以為這只是今年的情況。其實不是,是全球的趨勢,如果我們人類不改變生產、生活方式,這些問題將日益嚴重,嚴重到直接危及人類的生存和延續。

  因為無知:1999年的時候,我去山東東營參與一個蘋果樹項目的社會經濟分析,得知,蘋果花要采取人工授粉。我當時特別納悶,授粉不是蜜蜂和蝴蝶的工作嘛?從小讀的動畫書和課本里面都是那樣講的啊?但是,這個念頭只是在頭腦中一閃而過,寫報告的時候只把人工給蘋果花授粉當作一項勞動內容寫進報告而已?;貞浧饋?,覺得自己無知和盲視。

  故意欺騙:從1960年代,人們就認識到溫室氣體排放的危害,但是,大公司繼續投入上億美元的資金來開發天然氣等化石燃料。這些油田非常清楚自己造成的危害,比如:海平面在逐步升高,需要保護鉆井不被淹沒。同時,大公司花費巨資來抵制氣候危機信息的傳播,并且加大力度來做否認氣候危機信息的宣傳。

  2018年10月31日,在英國首先掀起了反抗滅絕(extinction rebellion)運動。當我有一次和別人提及這個概念的時候,別人問我:“是什么要滅絕了?”我說:“這次是人類面臨滅絕的危機。”

  環境危機真的到了這么嚴重的程度嗎?我接下來就逐一羅列一些事實。

  2、即使得了絕癥也要盡人力

  我們人類社會,長期以來一直對生態危機持否認的態度??措娨?、讀報紙,我們一直知道溫室氣體、森林砍伐等等問題,但是,我們只是從字面上知道,從心理上,我們在知識和行動之間筑起了一道墻。也就是說,我們知道在發生什么,但是,我們沒有為此采取任何行動??朔裾J態度的方式是,直面現實。

  但是,直面現實會經歷一個情感震蕩過程。當我們真正直面現實,了解了地球正在經歷什么,尤其是我們這一代人和上一代人這個時間段里,都發生了什么,我相信我們每個人都會產生強烈的情感震蕩。

  先舉一個比較貼近中國人的環境危機的例子。擁有500多萬人口的上海浦東地區,海拔只有4米,科學家預測,不出本世紀,甚至也許就在幾十年之后,在海平面不斷上升的威脅下,人口必須搬遷。而這與可能到來的很多其他災難相比,并不是最嚴重的。

  我們有些人,對環境災難的諸多事實已經有所認知,并且已經有所思考和行動,這些人已經在心理層次上進行了調整,去重新看待世界和自己的生活。而對于從來沒有接觸過相關具體信息的人們來說,了解了地球上正在發生什么之后,往往會受到沖擊,有一種相當絕望的感受。

  可以用一個生活中的例子做比喻,當病人被告知得了癌癥之后,病人的反應可能是否認,覺得這不是真的;然后憤怒和悲傷,不明白為啥會落到自己頭上;然后可能會麻木,反正也沒有辦法了,破罐子破摔……;同時,同樣奇怪的是,也可能會有一種解脫感,因為,其實在我們內心深處,我們知道問題的存在,直到有人真的把問題說了出來,這帶來了一種解放的感覺。在英國,很多“反抗滅絕”運動的成員的切身感受是:當行動起來之后,這本身帶來了一種心理療愈。

  今天的講座主要綜合講述一下生態危機的事實,瀏覽一些科學數據,也陳述一下如果我們不立刻采取行動,我們將面臨什么樣的未來。

  3、地球是一個生命活體

  我們不要忘記,地球是維持我們人類生存與延續的唯一體系。我們只有一個地球,地球生養著人類和人類的后代,讓人類這個物種得以延續。支持我們存活的一切都要仰仗地球的供給,包括:地表與大氣、土地與海洋。

  “蓋亞(Gaia)理論”的創始人詹姆斯·拉夫洛克(James Lovelock)在他的著作《最后的警告:蓋亞正在毀滅》中寫道:“問一個有趣的問題:為什么氧氣的濃度被維持在21%?大氣中的氧氣濃度每變化1%,有機化合物燃燒所需要的能量將變化70%。是誰在把氧氣濃度維持在21%?”這是一個動態過程,也就是說,只有一個有機體/活體,才能去根據需要來主動或者被動地進行調節。也就是說:“地球是一個超級有機體,容納了一個個的有機體;地球以一個可以被識別的實體存在著,是一個活體,上面坐落著群居昆蟲的巢穴和人類的城市與鄉村。”

  用一個比喻來去理解地球為什么是活體。蜜蜂生活在蜂巢里,蜂巢里面冬暖夏涼。是什么在維持著蜂巢內部的氣溫呢?是蜂巢,那么蜂巢如果不是活體,它怎么可能去做主動的調節呢?這與地球主動調節氣候是一個道理。

  現在的問題是,我們正在毀滅我們的生存支持系統,我們在從幾個方面進行著毀滅。

  我們正在毀壞氣候。我們給地球加熱,以至于我們不再享有幾千年來一直享有的氣候條件。

  我們正在毀滅生態。我們賴以生存的生物圈,正在被人類的行為嚴重破壞,這樣的做法,等于在毀滅我們的未來。也就是說,我們正在走向人類文明的滅亡,更進一步說,我們正在走向人類這個物種的滅絕。因為我們人類是有智慧的,估計我們是地球四十億年來,第一個明白并且眼看著自己滅絕的物種。同理,如果有任何物種可以阻止自己滅絕,那么也應該是人類,問題是:我們能做到嗎?

  4、現在地球大氣的CO2含量達到了220萬年中從未達到過的最高濃度

  地球大氣包含著溫室氣體,這些氣體可以捕捉熱量。太陽的熱能到達地球表面后,這些溫室氣體使得很大一部分熱量不再輻射出去,而是鎖在大氣層里。最重要的溫室氣體是二氧化碳和甲烷,它們都是碳基氣體。大氣中二氧化碳和甲烷的水平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氣候的冷暖。在地球存在的漫長歷史中,大氣中二氧化碳的含量有高有低,古氣候學家發現,氣候的冷暖和這些變化是同步的。也就是說,二氧化碳對氣候變化起到關鍵的調節作用。

  在過去的200年間,這些溫室氣體在大氣中的含量越來越高,從理論上分析,大氣溫暖會隨之升高,而現實情況也證實了這一點。

  當然,也正因為溫室氣體的存在,地球才不至于是個大冰球,所以,它也并不完全是一個壞東西。

  地球上正在發生的事情是,我們人類正在以史無前例的速度向大氣中排放溫室氣體。人類社會發生工業革命之后,人類在地下發現了巨大的化石燃料儲量,包括:天然氣、石油和煤,是由過去的生命體轉化而成的碳基物質,被埋在地下,蘊含著巨大的能量,我們人類利用這些能量建設了工業文明,營造了非常舒適的生活,我們都在享受著這種生活。在燃燒這些化石燃料的時候,我們向大氣中排放著大量的二氧化碳和甲烷,大大加劇了地球的溫室效應,導致大氣升溫。

  說到溫室氣體排放,也許對你來說并不是新聞,對我也不是,但是,對我來說是新聞的是,排放增加的速率。這個曲線的形狀被稱為:曲棍球棒曲線,因為右手邊突然陡坡上舉的曲線讓人聯想起曲棍。

  從圖上我們可以看到,在過去的2000年間,人類一直享受著等量水平的大氣二氧化碳含量:280ppm(百萬分之280),也就是說,一直非常非常穩定。主要是通過生命物質的調節實現這種平衡:有的生命體釋放更多的二氧化碳,比如人類;有的生命體吸收更多的二氧化碳,比如植物通過光合作用吸收二氧化碳。因此,在過去2000年間,大氣中的二氧化碳含量一直保持著動態平衡。

  然后,工業化時代開始了,大氣中的二氧化碳開始上升,而最近幾年,以迅猛的速度增漲,以幾數倍的速率在增漲。

  自從工業革命開始,人類燃燒化石燃料,包括煤、石油以及天然氣,共向大氣中添加了3650億噸的碳。去森林化則貢獻了另外1800億噸,約合每年增加6%。

  美國航空航天局科學家Dr. Gavin Schmidt(NASA Goddard Institute for Space Studies,“2013 adds to the evidence for ongoing climate change.”)通過研究發現:“現在地球大氣中的二氧化碳含量達到了80萬年中從未達到過的最高濃度。”到了1960年,達到315 ppm;在2012年,達到400 ppm.

  2019年12月,做為IPCC報告的評審專家,皮特·卡特博士在馬德里會議現場接受訪談時說道:“科學研究顯示,我們正走在生態崩潰的道路上。……現在,二氧化碳的濃度是幾百萬年以來最高的。我們對220萬年前的冰芯的研究發現,在過去220萬年間,曾經達到的最高濃度是330ppm,而我們現在已經達到了412ppm。”

  5、全球平均氣溫極速上升

  信息來源:IPCC氣候變化和土地使用專門報告(2019)

  并不出人意料,這對地球大氣的溫度產生了直接影響。這張圖展示了從1880年到現在的溫度變化情況??吹浇跉鉁刂笖当杜噬那€,與溫室氣體量的指數倍曲線相當吻合。這是一個相當簡單的物理學現象,因此,一點也不奇怪。而且肯定必然是這個結果。就如同我們給地球蓋上了羽絨被,肯定會變熱。

  人類從1880年開始有溫度記錄,而2000年到2010年,是有溫度記錄的150年以來最熱的10年,平均氣溫相比1880年升高了1.5度。絕大部分氣候科學家認為,足夠證據表明,是人類的活動導致了此次氣候暖化。(參考資料:https://svs.gsfc.nasa.gov/vis/a010000/a010500/a010574/)

  在1980年代,科學家們敦促政治家們創立了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IPCC)。這個機構的組成人員是各相關領域的科學家和專業人士,任務是收集有關氣候問題的最新研究成果。他/她們閱讀成千上萬的論文和研究報告,定期會晤。該機構還有不同的專門小組,關注不同領域的問題。每隔幾年會發布一個報告。

  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于10月8日在韓國仁川發布《IPCC全球溫升1.5℃ 特別報告》。報告評估了全球溫升1.5℃與2℃的氣候影響,以及可能的減排路徑。報告指出,目前全球氣溫較工業化前水平已經增加了1℃;全球溫升1.5℃最快有可能在2030年達到。為實現1.5℃溫控目標,全球氣候行動亟待加速。

  我們正朝著促使地球溫度上升的危險方向前進,我們只剩下幾年的時間來阻止這種變化觸頂到不可逆轉的程度。我們正在面臨這樣一種可能性,我們已經把系統破壞到了失衡過于嚴重,并無法阻止其繼續惡化的程度,哪怕我們此時懸崖勒馬,也太晚了。因為系統發展自有其慣性。去年的IPCC報告呼吁立刻采取行動,已經十萬火急啦。

  這是兩張通過顏色變化來展示地球從1950年到2013年的溫度變化圖。以1950年的平均氣溫為基線,黃色和紅色表示高于平均氣溫,藍色表示低于平均氣溫。

  IPCC1.5度特別報告向國際社會傳遞清晰的信號,氣候行動迫在眉睫,敦促各國政府在氣候治理上加快行動。報告指出,全球溫升1.5℃與2℃的氣候影響差異顯著,當溫升超過1.5℃到達2℃度時將帶來更具破壞性的后果,如棲息地喪失、冰蓋融化、海平面上升等,威脅人類的生存和發展,也將給世界經濟帶來更大損害。

  6、1度、1.5度、2度,這么一點點的升溫為啥如此大驚小怪?

  也許有人會問,1.5度溫升也沒有多高啊,為啥如此大驚小怪?情況是這樣的,問題不在于地球大氣的平均溫度,而是極端氣溫頻率的變化。

  下圖顯示的是溫高頻率的分布圖,可以代表任何一個地方的溫高頻率分布狀態。左邊代表極低溫發生的頻率,右邊代表極高溫發生的頻率。當平均氣溫稍微升高一點兒,從圖上可以看出,極高氣溫發生頻率就大大增多了。

  這個看似很小的平均氣溫的差別,對地球氣候系統和地球生命的影響是非常非常巨大的。(參考資料:https://www.giss.nasa.gov/research/briefs/hansen_17/)

  上圖是解釋平均氣溫升高一點所引發的巨大變化。下圖是地球溫生的實際圖示。

  紅、橙和綠色,分別是1951年到1961年,1961年到1971年和1971年到1981年的情況。圖形發生右移開始發生于1981年到1991年,看淺藍色;而1991年到2001年進一步右移,看深藍色;而2001到2011年進一步右移,看粉色線。

  如果用這個需要數學知識去理解的圖解比較吃力,我也嘗試了一個比較簡單的方式來解釋。

  我在網上只能查到2011年到2019年的歷史氣溫記錄。我翻看了北京的氣溫,板著指頭數了一下,2011年夏天,氣溫超過30度的天數有75天,而2019年有89天。2011年,9月份只有1天的氣溫超過30度,而2019年,有15天的氣溫超過30度。2011年6到10月最高氣溫平均值27.66度,2019年為28.82度,相差1.16度。

  北京不到10年的氣候變化

  7、地球5億年的氣溫變化

  當我們說地球暖化的時候,往往會聽到這樣的反饋:“哦,地球過去不是也經歷幾次很熱的時期嗎?這沒啥大不了的。”的確,地球大氣以前的確經歷過高溫時期,但是,那都是在人類文明出現之前。

  這是一張地球5億年的氣溫變化曲線圖,這個時間長度足夠覆蓋地球上開始出現復雜生命形式的時期。這條綠線代表的是1960年到1990年的平均氣溫??梢钥吹?,在過去的11000年間,在人類文明孕育和發展的過程中,我們的氣溫是非常非常穩定的,這一時期被稱為:全新世。氣溫非常溫和,極地有冰,赤道很炎熱,地球的大部分地區適宜居住。因此,我們可以進行農業生產,可以建設城市,人類繁衍和遷移,覆蓋了整個地球。

  上一次氣溫比1960年到1990年的平均氣溫高出1.5度到2度的時間是13萬年前;再往前,氣溫超過2度、3度甚至4度的時候就是幾百萬年前了,那時還沒有進化出人類。也就是說,人類文明沒有在一個過熱的地球上存在過,我們也不知道溫度過高的時候人類文明能否繼續存在。這是一個巨大的未知,我們在將人類逐出全新世,去到一個未知的地帶。

  8、熱浪已經在全球范圍內產生災難性后果

  按照IPCC的官方說法,現在的平均氣溫比工業化之前提高了1度,我們已經感受到了諸多重大影響。尤其是近幾年,極端氣候現象和災難頻發。

  干旱與洪水:往往是極度干旱過后降臨洪水。問題是,人們有意無意不去把這種頻發的極端氣候系統地聯系起來去勾勒全世界越來越惡化的氣候狀態。

  熱浪:2019年,全球繼續升溫,在印度的一些城市,氣溫達到50度。

  山火/野火:2018年11月,美國加州爆發史料記載以來最大野火,奪走85條人命;2019年10月,加州大火再起,為了預防災難,供電公司對該州58個縣中34個斷電,時間將長達數日,而受影響的民眾可能達到80萬人。

  颶風:2019年3月,莫桑比克中部颶風艾達造成官方統計死亡人數超過400人,上百萬人流離失所。

  9、對英國造成的影響

  英國的氣候一向溫和,而且距離北極不那么遠,但是這里已經明顯感受到氣候變化的影響。極端氣候頻發:

  熱浪:2003年,熱浪在歐洲范圍內導致7萬人死亡。如果是一次恐怖襲擊事件導致7萬人死亡,一定會導致重大的政治動蕩,但是,7萬人死于炎熱,人們不知道該如何應對。我們人類不知道如何去應對緩慢的、靜悄悄發生的致命事件,這是我們為什么對如此嚴重的氣候危機顯得無動于衷的重要原因。我們無法真地害怕,我們害怕猛獸,但是,我們不害怕氣候。

  2014年,英國的降雨量非常非常大……2019年年初,費爾伯恩的威爾士村的村民被告知,村議會決定解散村莊,因為村莊地勢太低,而且也再無力支付保護村莊不被淹沒的防洪工程。就這樣,一個村莊消失了,村民失去了家園。

  2018年,是英國有溫度記錄以來最炎熱的一年,非常多的人因為身體極度不適而需要急救,一個是因為炎熱直接導致的疾患,比如:中暑,同時,也是因為,持續炎熱使得很多病癥的發作率大幅度上升,比如:中風和心臟病發作。

  2018年,英國的農作物受到嚴重影響,比如,土豆產量下降。

  10、繼續“一切照常”的后果

  如果我們人類繼續“一切照常”,以前怎么生活現在一切照舊,那么,我們的未來根據最基本的物理學計算和古氣候學家的知識就可以預測了,我們也可以根據靠近赤道的地區所發生的事情來推測下一步會發生什么。

  海平面上升:獲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的諾德豪斯指出,海拔在10米以內的沿海地區都將面臨巨大的安全風險,他特別以擁有500萬人口、但海拔僅為四米的中國上海浦東地區為例,稱如海平面持續上升,在本世紀內,對中國經濟至關重要的浦東地區將不得不面臨大規模建造防波堤或是整體搬遷的選擇。問題是,發展的速度也許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快。

  更頻繁和更劇烈的極端氣候:颶風、旱災、野火、沙化和作物歉收;中暑導致的死亡饑荒;缺水、被迫移民。

  這些必將引起極度的社會動亂和沖突,這樣下去的結果就是戰爭,在擁有核武器的今天如果發生戰爭,后果不堪設想。

  11、放大效應將引發熱化加劇

  氣候在發生變化,現在尤其需要關注的是,這種變化將不再像過去幾十年那樣呈線性變化,而是加速度和幾數倍的變化。這是因為,氣候變化過程中存在一些“放大器”。

  其中一個放大器是北極冰引起的反饋循環。北極的冰在溶化,但是,現在仍然存在大量的冰層,這是地球制冷的重要機制,冰層反射太陽光。當冰蓋溶化,水和陸地不再像冰一樣可以把陽光大部分折射出去,而是吸收進來,這樣,地球會進一步變熱,再進一步加快冰蓋溶化的速度,成為一個加速度的反饋循環。事實上,北極是地球上暖化最快的地方,2018年8月,瑞典北極圈境內的溫度一度達到30℃高溫。

  從1980年以來,北極9月份的冰層覆蓋面積每10年以13.2%的速率在減少,以至于三分之二的冰層已經消失(NSIDC/NASA, 2018)。

  冰面陽光折射的減少,無冰北極會導致極大程度的全球暖化??茖W家在2014年計算,這個變化相當于過去30年二氧化碳排放導致的氣溫升高的脅迫力的25%(Pistone et al, 2014)。這意味著,即使我們能夠把過去三十年所積累的碳排放移除四分之一,那也只是平衡了無冰北極的損失。

  杰出的氣候科學家Peter Wadhams認為,無冰北極將在幾年以后的一個夏天到來,極可能在人類活動排放的二氧化碳所導致的暖化基礎上再增加50%(Wadhams,2016)。

  哈佛大學的教授 James Anderson 曾經對媒體警告,照現在這樣的趨勢下去,到2022年夏天,北極將再也沒有永凍冰層。Anderson 教授也是1990年代研究臭氧層空洞的重要科學家。

  僅這一點,就讓IPCC的計算結果沒有立足之地了,這也包括UNFCCC(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的目標和建議書。

  另一個放大器是甲烷釋放。在北極永凍層和北冰洋海底,儲存著大量以化合物狀態或者天然氣水合物狀態存在的甲烷。不久之前的共識認為,因為地表永凍層溶化所釋放的甲烷要到幾個世紀甚至上千年以后才會產生風險(Schuur et al. 2015)。然而,三年之后,這個共識就被打破了,一項非常詳盡的實驗研究發現,如果溶化的永凍層成為水域(剛剛說了,這將是很快就會發生的事情),幾年之內就會釋放大量的甲烷(Knoblauch et al, 2018)。甲烷是比二氧化碳更強烈的溫室氣體,據說是二氧化碳溫室效應的80多倍。如若如此,那么,接下來幾年的升溫曲線將更加陡峭。

  12、臨界點級聯

  所有這一切的結果是什么?而且其實我們還只論述了眾多因素中不多的幾個。結果是,我們人類把自己推向一個失控的氣候變化里,最壞的情況就是地球成為溫室(Hothouse),宜居性較低的星球皆是如此。到那個時候,人類難以承受,也讓和我們一起演化的其他動物和植物無法適應。

  我們前面只談了幾個反饋循環機制,而且這些反饋機制之間還會互相影響,最后觸碰臨界點,引發其他反饋機制啟動,這被成為臨界點級聯(tipping cascade),我們一旦跨入這個門檻,便會一發不可收拾地走向溫室地球的道路(Hothouse Earth Pathway),我們的星球會越來越熱,并且發生徹底的改變,發生大規模生態系統的退化。

  我們沒有可靠的關于反饋循環機制和臨界點的模型。但是,氣溫每升高一點兒,引發級聯的可能性就越大??茖W家認為,一旦溫升超過2度,就超出人類可以影響的范疇。

  在《自然》(Nature)雜志2019年11月27日“氣候引爆點:不能下堵的危機”(Comment: Climate tipping points—too risky to bet against)羅列了九大氣候引爆點:

  1)北極海冰(Arctic sea ice):大面積減少

  2)格陵蘭冰蓋(Greenland ice sheet):在加速溶化

  3)北方森林(Boreal forests):野火和昆蟲騷動。北極地區的暖化速度是全球其他地區的2倍以上,亞北極地區的北部森林處于越來越脆弱的境地。暖化已經對大量昆蟲產生影響,也導致野火增加和北美北部森林的焦枯病蔓延,使得原來碳吸納地變成碳釋放源。北極地區的永凍層發生不可逆的解凍,進而釋放二氧化碳和甲烷。

  4)永久凍土(Permafrost):解凍

  5)大西洋徑向翻轉環流(Atlantic Meridional Overturning Circulation):從1950年代開始減緩

  6)亞馬遜熱帶雨林(Amazon rainforest):頻發發生干旱。森林砍伐和環境變化在破壞亞馬遜熱帶雨林的穩定性,亞馬遜熱帶雨林是全球最大的熱帶雨林,已知的生物品種中,十分之一生存在這里。原來估計,當亞馬遜雨林被毀壞40%是其生態系統崩潰的臨界點,現在認為是20%。而從1970至今,雨林面積已經損失了17%。在這里,野火和氣候反饋機制交互作用,形成可信的預測模型并不容易。

  7)溫水珊瑚(Warm-water corals):大面積死亡。海洋熱浪已經導致大面積珊瑚白化死亡,澳大利亞大堡礁的淺水珊瑚已經死亡了一半。如果溫升達到2度,高達99%的熱帶珊瑚都將死去,這是高溫、海水酸化和污染綜合導致的。這將導致海洋生物多樣性的消亡和人類失去依靠海洋的食物和生計。

  8)西南極冰蓋(West Antarctic Ice Sheet):溶化加速

  9)南極洲東部地區(Parts of East Antarctica):溶化加速

  到現在為止,我們一直在談氣候,而氣候只是問題的一半。另一半的問題是生物圈,就是生態,是維持我們生存的地表生物。陸地和海洋都是充滿著生命體,而我們正在把兩者都毀掉。

  13、破壞陸地生態系統:集約化農業取代了野地

  土地使用的最大的驅動力是為全球75億人生產糧食,而且,人口數量還在快速上升,按照現在的速度,估計到2050年,世界人口大概達到100億。我們毀林開荒,我們殺死吃糧食的害蟲,結果把世界上大部分的昆蟲幾乎一并害死了。

  森林維持著一種小氣候,而農作物小氣候沒有森林小氣候那樣濕潤。

  殺蟲劑給昆蟲帶來滅頂之災,預計在接下來的幾十年導致世界上40%的昆蟲物種滅絕。昆蟲為作物授粉,也是食物鏈的重要組成部分。如果我們失去了蜜蜂和蝴蝶這些傳粉昆蟲,很多植物會死去,作物會減產甚至絕產。

  大量土地用于生產牲畜飼料,比生產糧食作物占用的土地多得多。畜牧生產釋放大量碳基氣體,比如,牛在消化草料的過程中釋放大量甲烷。據估計,14.5%的人類活動導致的碳排放來自畜牧業。(參考資料:https://www.un.org/development/desa/publications/world-population-prospects-2019-highlights.html;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006320718313636.)

  14、破壞陸地生態系統:毀壞森林

  森林可以吸納非常非常多的碳,是強碳匯(intense carbon sinks)。植物快速生長,吸收二氧化碳,釋放氧氣,轉化成植物質,當植物死亡以后,形成土壤,就幾乎把碳鎖住了。

  因為樹木在呼吸,它們在代謝過程中釋放水汽,保持大氣濕度。在森林周圍形成更多的降雨,促進其他生命形式的繁榮。

  當我們毀林開荒,尤其是刀耕火種,就把植物固定的二氧化碳釋放出來,再用幾乎沒有生物多樣性的單一作物體系替代了一個生物多樣性很豐富的體系。

  對這樣的過程管理不善的話,最后的結果就是,把森林變成了沙漠。沙漠是生命的荒原。一旦如此,很難逆轉,因為沙漠地區失去了維持生命的濕度。

  15、破壞海洋生態系統

  如同陸地一樣海洋對我們的生存同等重要。和森林一樣,海洋是碳匯,水可以溶解一些二氧化碳,水生物,例如浮游植物,進行著大量的光合作用,吸收空氣中的二氧化碳,釋放氧氣來維持海洋生命。海洋也是人類的重要食物來源,億萬人依靠海洋攝取蛋白質。

  迄今為止,人類排入大氣的二氧化碳中差不多有三分之一都被海洋吸收了。這相當于1500億噸,而且是以前所未有的高速。通過燃燒煤和石油等礦藏,人類把數千萬年來——大多數情況下是數億年來——所隔絕起來的碳重新釋放到空氣中,不僅是在開地質歷史的倒車,并且是以一種極不正常的速度。一個也許不那么恰當的比喻:這就如同人喝酒,1斤白酒一個月喝完和一個小時喝完的結果是很不一樣的。

  海洋暖化減少了氧含量、毀滅生態系統、擾亂洋流、溶化北極冰蓋。

  水的吸熱能力很強,溫室氣體效應所產生的很大一部分熱量被海洋吸收,也就是說,陸地的溫室效應由于海洋的緩沖而大大減少了。但是,海洋在慢慢被加熱,溫度越高,其蓄氧能力越低。這導致海洋生物分布的變化,例如,鱈魚向北方遷移,因為在南方變化的水域已經缺氧。這也導致海洋環流的變化,維持地球氣候的海洋環流是冷熱水溫差促發的,比如,熱帶和北極海洋的溫差,當這樣的溫差減少,進而海洋環流變緩,其后果難以預測。(參考資料:https://www.wikiwand.com/en/Shutdown_of_thermohaline_circulation)

  16、我們已經開始了“第六次生物大滅絕”

  綜上所述,我們已經開始了“第六次”大滅絕?;乜吹厍驓v史,以前發生了幾次重大災難,滅絕了大量地球生命,都是由于氣候變化所導致,大多數情況是由于產生了大量的溫室氣體,不過,以前的幾次大滅絕地球跟人類沒有什么關系。而這一次,我們人類在威脅自身和地球所有生命體的安全。

  生態系統的崩潰主要發生在過去50年間?,F在年過半百的人,當我們來到這個世界上的時候,這個世界是豐富多彩的,有很多大型的野生動物,獅子、老虎、長頸鹿、大象、北極熊,也有美麗的自然景色。

  而我們的孩子們的世界是大打折扣的,大多數人都生活在與大自然相隔絕的城市,已經很難找到和看到這些野生動物。

  而我們的孫輩,也許再也看不到獅子、老虎、長頸鹿和大象,更讓人無法想象的是,他/她們也許也看不到蜜蜂、蝴蝶、青蛙和蜥蜴了。人類把地球生命掃蕩一光,而生物一旦滅絕,就一去不復返。我們把豐富多彩的地球變成了一個貧瘠的地球。

  我們正在毀滅的是我們賴以生存的生命基礎,這里說的不是我們生命的豐富性和生活質量,而是我們的基本生存受到威脅。我們正在做的,就如同是鋸斷我們正在踩著的樹枝。

  17、我們人類一直忽視科學家的警告

  我們曾經聽到過一個充滿雄辯和影響巨大的警告,那就是蕾切爾·卡森(Rachel Carson)撰寫的《寂靜的春天》(Silent Spring)。這篇經典著作于1962年出版,描述了過度使用DDT和其它農藥所引起的災難性后果,引發了強烈反響;但是同時,并不出乎意料之外的,編輯們被請到議會做聽證,也收到來自化學企業的法律追責的威脅。

  雷切爾·卡森(Rachel Carson)在《寂靜的春天》(Silent Spring)一書中寫道:

  我們站在一個岔路口,但是,這不是詩人羅勃特·弗洛斯特(Robert Frost)詩歌中的岔路口,因為我們眼前的兩條道路通向很不一樣的地方。一條路是我們一直行走的道路,給人一種舒適的假象,是平穩的高速路,可以高速行駛,但是,等在路盡頭的是災難;另一條路,走在路上的人不多,通向我們可以保護地球的最后的和唯一的機會。

  當很多科學家為蕾切爾的作品喝彩的時候,一些勢力強大的政客和商業巨頭從性別和愛國的角度公開攻擊她。雖然癌癥最后奪去了她的生命,但是,她從來沒有過退縮。她始終對自己書寫的內容保持著從容和自信。學術界把美國隨后掀起的環保運動、環保政策的改變、以及1970年美國成立環保署都歸功于《寂靜的春天》的出版。

  《寂靜的春天》出版三十年之后,1992年,馬薩諸塞州劍橋的非盈利機構“憂思科學家聯盟”(The 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發出了《全世界科學家對人類警告書》“World Scientists’ Warning to Humanity”,一共有1700名科學家簽名,其中包括大部分健在的諾貝爾獎得主。呼吁書中清晰羅列了全球暖化、物種滅絕、淡水資源枯竭、土壤退化和其他諸多問題的科學證據。

  威廉·瑞波(William J. Ripple)教授是2017年第二份“世界科學家對人類的警告”(World Scientists’ Warning to Humanity)的主筆人,該文發表在《生命科學》(BioScience)雜志上。“世界科學家聯盟”(the Alliance of World Scientists),是一個新成立的網絡,其隨著第二份警告的發布而逐步壯大起來。來自六大洲的科學家聯合起草了我們的聲明,來自184個國家的2萬1千多名科學家簽署了該聲明,這份聲明成為有史以來被引用最多的一篇科學文章。我們的警告是以科學的名義來倡導人類福祉和環境可持續發展,讓大家了解科學研究是如何揭示人類未來的。

  2017年,與《對人類的第一次警告》相比,這次新的文件是對第一次警告的全面總結,并且又提出了25條具體的、全球負面發展趨勢。其中包括:

  (1)除了臭氧層空洞之外(這一問題已穩定下來),1992年提出的每項重大威脅都愈演愈烈。

  (2)人類已經“開啟了5.4億年來的第六次物種大滅絕,許多現代生物都將從地球上消失,或到本世紀末宣告滅絕。”

  (3)我們對物質的消耗驚人、毫無節制,且無論從地理還是人口分布而言都極不均衡。

  (4)人均淡水量減少了26%。

  (5)野生魚類捕撈量有所下降,海洋死水區的面積也增加了75%。

  (6)森林面積減少了3億英畝(18億畝),其中大部分都被轉為農業用地。

  (7)哺乳動物、爬行動物、兩棲動物、鳥類和魚類數量整體下降了近30%。

  (8)全球碳排放和平均氣溫持續走高。

  (9)人類數量增加了35%。

  18、Rubert Read 教授預測人類未來的三種可能性

  第一種可能性:地球人類滅絕。

  第二種可能性:人類文明崩潰,人類物種得以延續,并且以其他文明方式繁衍生息。

  第三種可能性:人類文明主動地、快速地、激烈地發生深刻的轉變,展現出前所未有的能力,及時扭轉了人類社會的徹底崩潰。

  19、知情帶來變化和行動,也帶來療愈

  我們人類和人性是復雜和多樣的,是很有韌性的,也是很脆弱的。我最擔心的是,有些人了解了現象之后,產生過多負面情緒,不僅沒有帶來積極變化,反而導致情緒崩潰。為了預防這種情況,可以有各種做法,包括:(1)我們需要建設互助型的社群交流;(2)用行動來促進積極的改變;(3)還有就是拓展自己的視野,我推薦一本書《大滅絕時代》。跟隨地質學家的腳步,跟隨生物學家的腳步,走進熱帶雨林,走進海島,走進博物館,用人類文明和科學的視角去觀察和發現地球歷史上的前五次大滅絕,和此時正在發生的第六次大滅絕。當縱觀地球45億年歷史的時候,當親歷由于人類在人類紀所造成的毀滅的現場的時候,人的視角和情感可能會發生變化。毫無疑問,人類現在已經獨霸地球,人類在生物地層學上已經留下永久的印記。

  20、反抗滅絕需要全民行動

  我們每個人都要檢討自己參與的生產方式,檢討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消費方式。也許我們可以列一個行動清單:

  從事生態農業,或者支持生態產品;

  植樹、種草,或者支持植樹和種草;

  素食;

  騎行,多使用公共交通,少開車,少坐飛機;

  少使用一次性用品(出門帶購物袋,買早餐或者外賣的時候自己帶著食品盒和杯子);

  不喝/少喝飲料(據估算,生產一罐500毫升可口可樂的水足跡是耗費35升水);

  不喝塑料瓶裝水/自己攜帶水杯(塑料直到六七十年前才被廣泛應用,迄今為止,人類大約共生產83億噸塑料,到2050年有望達到120億噸。這些塑料垃圾有79%被填入垃圾填埋場或自然環境中。飲料瓶是最常見的塑料垃圾之一。2016年全球共售出約4800億個塑料瓶,每分鐘可達100萬瓶。每秒鐘2萬。其中,1100億瓶是由飲料巨頭可口可樂公司生產的。每年大約有800萬噸到1000萬噸塑料在海洋中消失);

  少購買、少消費(不再給孩子買不必要的禮物和玩具、不為了追趕時髦而買衣服、等等);

  閱讀或者聆聽《中國歷史》和《世界歷史》,當我們知道漢朝唐朝時期在思想和制度上并不比宋朝明朝落后的時候,當我們知道古羅馬/古希臘的民主制度最終被羅馬帝國的專制取代的時候,我們就不要想象一個線性發展的社會。我們能夠把握的是此生生命的覺悟;

  閱讀地球的歷史,我推薦閱讀《大滅絕時代》。跟隨地質學家的腳步,跟隨生物學家的腳步,走進熱帶雨林,走進海島,走進博物館,用人類文明和科學的視角來觀察和發現地球歷史上的前五次大滅絕,和此時正在發生的第六次大滅絕。當縱觀地球45億年歷史的時候,當親歷由于人類在人類紀所造成的毀滅的現場的時候,人的視角和情感可能會發生變化;

  不要因為宇宙的浩瀚而覺得自己啥都不是。向外看,宇宙無邊,向內看,生命無涯。從物質構造上,我們每個人和宇宙萬物是一體的、同源的。據說,構成我們身體的每個分子中,原子核與電子之間的空間距離,就如同浩瀚宇宙中星體之間的空間一樣巨大哦。

  等等。

  21、問 答 部 分

  問:呂途老師,因為您剛才講到珊瑚對海洋生態的影響,珊瑚對海洋的影響還有哪些呢?

  答:珊瑚有很多的作用,其中一個作用,它可以保護海島,有珊瑚的海島四周往往是被珊瑚環繞,可以減緩海浪對海島的沖擊,當然這個只是其中的一個作用。珊瑚最大的作用是維持海洋生態系統(我不是專家,我只是一個學習者)。大家知道珊瑚是怎么形成的吧,它是珊瑚蟲成百上千萬年慢慢慢慢地累積起來的,珊瑚蟲是活的,它會發生鈣化,當它死亡的時候它的尸體就變成珊瑚礁。所以珊瑚是會提供一個生態系統,為其他生物提供一個食物鏈。我讀的一本書里面有一個特別有趣的比喻,說珊瑚用自己的生命去維持著很多其他生物的生命,而我們人類是在掃滅其他生物。珊瑚一旦白化死亡之后,這部分的海域也就死亡了。

  問:呂途老師,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和消費方式是造成環境災難的根源嗎?我感覺現在網絡上有一種對“環保“的污名化傾向,好像搞環保就是“白左”,是西方限制中國發展的陰謀,呂途老師,您對這個問題怎么看?

  答:特別好的問題,首先,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所導致的消費方式是環境災難的根源,我特別同意,的確是這樣。資本主義生產關系中資本對人的剝削,就如同資本主義利潤追逐下人類對自然的剝奪一樣。首先講它的生產方式,剛才談到了碳排放、工業化,當然我不知道人類在工業化沒有萌芽之前,有沒有可能走到另一條道路上,但是我們人類走到了工業化這條道路上,工業化伴隨著資本主義的發展,現在,我們生產不是為了生活,生產只是為了利潤,然后為了利潤就必須擴大再生產,所以我們滿足的不是我們真正的需要,滿足的是我們的欲望,刺激的是消費,你只要買我就不斷地生產,然后我們買來很多沒有用的東西。就像現在的雙十一,好像又有了雙十二,我真的覺得厭惡甚至是作嘔。我周圍親近的人知道我對消費主義的反感,她們都偷偷地不敢讓我知道她們在雙十一買了東西。消費主義把我們的購買欲望給刺激起來,就會不停地去買。我們的衣服夠穿了,買一兩件衣服你覺得挺好就行了嘛,但是它要有新潮的是吧,讓你去買……。每一次購買就意味著刺激生產,這些生產就是為了盈利。我覺得有太多的例子我也不用講了,我相信提問的這位伙伴可以比我舉出更多的例子。生產關系讓我們人也異化了,整個資本主義社會就是一個異化的社會,這個異化真的導致了我們人都做不成人,我們人類也被它帶到了這樣似乎是停不下來的一個告訴行駛的欲望的火車上。說到這個環保污名化和陰謀,我感覺這是兩個不同的問題,我不知道環保污名化是什么意思?我一看概念頭就有點大,實在是不敢套到概念里面去,一旦標簽化之后,問題就沒法討論了。我現在比較習慣講故事,比較習慣就事論事,我不知道”白左“是什么,面臨如此危機,讓我們去面對這個事情來說事兒,別貼標簽了。是不是一個陰謀呢?我覺得這里面有很多的不公平,這是毫無疑問的,但說它是陰謀,我覺得可能要再想一下。如果是陰謀的話,意思是說,明明環境問題沒有那么嚴重,然后你給它說得那么嚴重,就是要阻止我們不發達國家的發展,那這可能就是陰謀。但是這個環境危機的確是這么嚴重了。我覺得大家如果以前不了解或者是不太關注的話可以從今天開始,哪怕就看自己的周圍,在城市的我不知道能看到什么,但是你只要稍微走到大自然中間,走到鄉村你就可以看到很多,你就會知道它不是假的,不是假的那它就不是一個陰謀。但是這中間可能會有一些不公平,就比如說,發達國家的碳排放已經二百年,大氣中的碳他們”貢獻“了特別特別多,然后他現在說,好,從現在開始我們按照人均多少碳排放,然后碳指標,那就不公平嘛。所以我覺得環境災難本身不是一個陰謀,但是如何去阻止環境災難所進行的“巴黎協定”,這里面如何落實如何執行,各個國家如何分配任務,這里面可能會存在問題。美國的一位2018年獲得經濟學獎的學者做了一個計算,說我們人類如果想把溫升控制在1.5度,我們需要付出的經濟成本是多少,如果控制在溫升2度的話,我們需要付出的經濟成本是多少,因為他是一位經濟學家嘛,他是用成本去計算,他不管你溫升兩度或三度之后人還在不在了,他就是按照經濟去核算,他就說我們人類現在是不會也無法承受控制溫升1.5度的這樣的一個經濟成本的?!栋屠鑵f定》里面是說要把溫升控制在兩度之內,但是馬爾代夫等國的人民不同意,馬爾代夫說溫升1.5度我們國家都要被淹了,溫升兩度我們馬爾代夫就消失了。其實溫升兩度不僅馬爾代夫會消失,可能日本等很多地方,還有我們的沿海的某些地方也都會消失。所以這里邊它不是一個陰謀。

  問:現在各個地方都大建溫室大棚,溫室大棚是否也存在有害氣體的排放?

  答:我對溫室大棚沒有特別多的了解,估計是取決于溫室大棚的這個小生態是怎么維持的吧。我舉一個例子,大家知道云南昆明盛產鮮花,我去昆明周邊一個村子工作的時候,我被農藥熏得特別難受,我一看,是旁邊的種植玫瑰花的大棚,那個大棚每三天要打一次藥,是有毒的玫瑰,但是為了保證玫瑰花的鮮艷和沒有蟲子就得打藥,然后我們消費者也不會去管,消費者說我只管買一朵“美麗”的玫瑰,我也管不著也沒法管這個玫瑰花是怎么生產出來的。所以說,當生產者和消費者是隔絕的,消費者也不管生產者是怎么生產出來的,那最后受害的是消費者,受害的也是生產者,受害的是所有的人。種植玫瑰三天一打藥,打藥的那些農民就不受害嗎!據我知道,有一個統計,果農生產水果打藥特別多,果農的癌癥的發病率是市民的四倍到五倍。所以這中間的問題特別大,我們的生產方式和我們生產與消費之間的這個關系的狀況都直接影響了各種各樣的現狀。

  問:果農的癌癥發病率是有報道嗎?

  答:這個大家可以查,剛才講的那些用了很多數據,都是從比較權威的渠道摘錄和翻譯的數據。但是,大家可以質疑我的解讀,因為我不是專業的。果農的這個數據我是從蔣高明的書里讀到的。我住在農村,我住在北京平谷,我們這里生產大桃。我們想象的農村都是鳥語花香是吧,但是農村其實已經不是這個樣子了。它只是表面是綠的,但是其實,比如種玉米要打除草劑,每次打除草劑之后所有的草都枯黃了,然后當果子掛果的時候打藥就特別多,過幾天就會打藥,飄來特別可怕的氣味。很多打藥的農民打藥的時候或者沒有保護措施,或者戴上一個并不能防毒的口罩,打完藥都會暈乎乎的,那些打了除草劑和藥物的作物也會好多天才能緩過來?,F在農村得各種癌癥的比率是非常高的,但是大家可能需要一個數字你才會去信服。

  問:上個世紀的人民公社體制是否會比現在的承包制更有利于環境?

  答:這個我不知道。農藥化肥的使用是比較近期的事情,八十年代(好像是,不一定準確)開始有農資產品等等,然后九十年代開始推廣,然后近二十年就屬于濫用。人民公社解體是從八十年代初開始。人民公社那時候如果有那么一點點農藥化肥,對于增產的作用是相當大的,而且用的量也是很少的。所以沒有辦法對比的,因為已經事過境遷。我不知道現在仍然是集體所有制的那些村莊的農業是不是采取化學農業。在同一個時代,這個可以進行對比,但是我沒有調研。

  問:氣候變化有沒有可能是地球自己運動的一個結果,而不是或者說不完全是人類活動所造成的這樣一種情況?

  答:你可能是因為主持太專心了就沒有聽到,我剛才專門講了一個地球五億年氣溫變化的這樣一個圖,就是想回答這個問題。因為每次跟別人交流,別人首先就會提這個問題。而且我在一本比較著名的雜志上讀到一篇關于環境的長文,作者是一位大學者,居然也這樣說,我覺得非常遺憾。地球自身會有一個運動,而且很多古氣候學家還有地質學家、地層學家等等等等,他們研究了很多很多。有一個地質學家說,我們人類改變地球太多太多了,無論以后發生什么,我們人類一定會在地層學上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

  問:我們國家的教育一直在改革,有沒有可能在學校開設生態災難類的課程,有助于從小養成這種有因有果的思維。

  答:這個肯定是一個特別好的建議呀。其實我們國內的話從2000年代初,特別是2010年,包括“愛故鄉“運動在內的很多社會運動,涌現一批新農人,生態農業興起,伴隨著這些的興起,也會有生態教育、自然教育的興起。說到學校教育,我并不樂觀,大家都知道教育產業化,學生必須得走那條獨木橋,孩子和家長都處在教育的這個滾滾車輪的水深火熱之中,就是一定要有高分數,所以這個自然教育、生態教育就不知道放在哪兒了。

  剛剛我看到了一個人的提問,他提及生存教育。我說剛才提及Rubert Read教授,他對人類未來的預測。我也讀了其他相關資料,現在大家會提及一個概念:“深度適應”。這個詞的意思是,由于我們人類的覺悟還有待提高,所以追求經濟增長的車輪很難減速,所以,環境災難必然降臨,而且會越來越深重,所以現在人類必須要做好進行“深度適應”的準備。我覺得跟這個“生存教育”是接合的。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河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有没有用真钱的斗地主软件 彩票预测网 开奖福建22选5 快乐12手机版下载 广西十一选五走势图一手机版 云南11选5中奖技巧 牛彩湖北体彩十一选五 四川金7乐玩法介绍 快乐赛车官方开奖 今日吉林快3专家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