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中國式“醫患矛盾”

2020-01-02 11:01:52  來源:平原公子  作者:申鵬
點擊:    評論: (查看)

  民航醫院殺醫案之后,網絡上各種謠言層出不窮。

  各路“云法官”、“云律師”、“云偵探”、“云檢察長”層出不窮,把老太太說成什么每天收入6萬的退休干部,把行兇者說成什么高干子弟,什么事后給了老太太vvip待遇,他們造謠煽動,就一個目的,把水攪渾,引起大家對體制的攻擊和“反思”。

  實際上,殺人者只是個低學歷的底層人士,一個養牛殺豬的農村屠夫,老太太也只是來自定福莊的“超轉人員”,家境非常一般,生活算得上拮據。

中國式“醫患矛盾”

  殺人者孫文斌的情緒非常極端,一開始拒絕一切檢查,強迫醫院進行輸液治療,在輸液無效后,遷怒于醫生,認為醫生開錯了藥,等到他大哥到來后,他遭到了大哥的指責:“你不是什么都懂嗎?怎么把媽搞成這樣?”

  于是孫文斌大怒:“我媽死了,誰也別想活!要是還不退燒,我就把醫生弄死”。

  有時候悲劇的發生,只是一次情緒化的沖突,一種惡意的爆發,并不是什么體制問題,不需要網絡上的神經病們捕風捉影,沒有矛盾制造矛盾。

  每當發生社會熱點事件之后,總有些“國師”開始指點江山,告訴你國外是怎么情況,美國是怎么優越,法國是怎么先進,日本是怎么文明。但他卻不會告訴你,美國和中國有什么不同,日本和中國有什么區別,美國的醫生是什么社會地位,美國的患者又分幾種?

  一個人,如果連“具體問題具體分析”都學不會,那么他和那個孫文斌并沒有什么本質的區別,要么是“蠢”,要么是“壞”,要么是“又蠢又壞”。

  國外也有醫患沖突,2017年,德國傷醫事件共發生288起,約2600起精神侮辱,被病人毆打過的醫生占1/4,英國NHS員工在2016-2017年度遭受了5萬余起人身攻擊。

  全世界都有醫患矛盾,但中國的醫患矛盾是特殊的,因為中國人太多了。

  中國的醫療制度不是完美的,但一定為大多數人服務的,14億人民,想看病,一定都能看上,無論是鄉鎮衛生所,還是省城大醫院,你都進得去,只要掛號,都有人為你看病。正因為如此,孫文斌和他的母親才能進入醫院,才能接受治療,才有機會攻擊醫生。

  如今你真想一刀切解決“醫患矛盾”,其實也很簡單,我們就學歐洲和美國吧,用完全的私有化和市場化來解決問題。

  我們把醫院的門檻提得很高,舉個例子,美國人均每年醫保支出9000美元,大部分美國醫療保險,都是價格不低的商業保險,交得起的,都是中產階級以上的家庭。對于沒有醫保,或者說沒有預先申請的情況下,你叫個救護車,都有可能破產,因為一次救護車上千美元,如果來的是救護直升機,準備賣房吧。

中國式“醫患矛盾”

  對于那些赤貧的階層,如美國的貧民窟人士和流浪漢們,美國提供“免費醫療”,但這個免費醫療,是要排隊的,中國公立醫院的醫生,一天要看幾百個病人,美國公立醫院的醫生,一天可能只看幾個十幾個,言語文雅,服務周到,聊個天讓你如沐春風,然后你一個骨折,可以排隊排到兩個月之后去,骨頭自己都長好了。

  大家都喜歡黑中國醫生動不動就開抗生素,美國人不一樣,美國人喜歡開止痛藥,無論什么病,先來兩瓶止痛藥,而且有著毒品性質的止痛藥隨處可以買到。很多人其實不是癮君子,但止痛藥磕多了,就成了癮君子。

中國式“醫患矛盾”

  美國和歐洲的私立醫院,是不需要排隊的,醫院的環境非常好,人少,安靜,綠草如茵,鳥語花香,宛若公園。沒有中國三甲公立醫院那門庭若市、人流川涌、熙熙攘攘的場面,沒有農村大媽大爺拉著你問“自助掛號機怎么用”?“內科怎么走”?“糖尿病掛什么科”?

中國式“醫患矛盾”

  在歐美私立醫院,只要你有錢,人人都是vvip,專屬醫生替你診斷,一個團隊替你拿治療方案,享受私人定制的醫療服務。孫文斌這樣的患者家屬,根本不會出現在醫院里,因為醫院內外,都有荷槍實彈的警察和安保人員。

  在歐美,醫生的地位非常好,屬于真正的上層人士,,美國骨科醫生的年收入,很多能夠達到50萬美元。你問小孩子將來想做什么,十有八九會回答你“醫生或者律師”。學醫,往往也是精英階層孩子的選擇,普通人沒有資格學醫,這也注定了,醫生這個職業,本質上就是為有錢人服務的。

中國式“醫患矛盾”

  中國的醫生不太一樣,中國醫生的學歷同樣不低,現在做個醫生,同樣要讀211、985的本科,要讀碩士,要讀博士,要考各種職業資格,要到30多歲,才能工作。而且,并不是每個人都能進三甲醫院的,幾年前,我就認識一個女研究生,畢業后被單位安排去了一個邊遠鄉鎮衛生所支援農村醫療。早些年的醫生有很多中專、大專、本科畢業的,但看他們的年齡,就該知道,在那個時代,他們同樣是同齡人中的佼佼者。但無論他們多么優秀,都是為所有人服務的醫療工作者,不是資本主義國家高貴的“doctor”。無論在農村,還是在城市,他們的工作都很辛苦,要坐診、要值班、要接待一個接一個的病人,要連著趕一臺又一臺的手術,要面對各種各樣的人,各種各樣的危險,治好了,是你應該做的,治不好,是你庸醫殺人,罪該萬死。

中國式“醫患矛盾”

  社會主義國家的醫生,本就是為大多數人服務的。新中國成立之后,為了服務幾億農民,大量的醫生下鄉,建立了大量的衛生所、鄉鎮醫院,培養了無數基層醫療工作者和“赤腳醫生”。是的,大多數人可能只會治療一些簡單的發燒、感冒、受傷、中毒,做一些防疫工作。但正是這些人的努力,大幅提高了中國人的人均壽命。我是一個來自農村的80后,我小時候,就曾經被農村“赤腳醫生”救過命。

  教員曾經說過:“如果廣大農民得不到醫療,一無醫,二無藥。衛生部不是人民的衛生部,改成城市衛生部或老爺衛生部,或城市老爺衛生部好了!”

  當下,很多人都說醫療資源不平衡,大城市醫療資源太過集中,這是因為大家都有錢了,生活水平提高了,醫療水平也要提高,但凡生病,都不愿意在基層醫院治療,哪怕是頭疼腦熱,也不愿意在鄉下的衛生所、診所打吊針,拔個牙,都要去三甲醫院的口腔科。

  這是因為經濟發展了,人口也在向大城市集中,農村的人口越來越少,加上交通便利,任何人都可以坐個短程高鐵、大巴去省城三甲醫院,赤腳醫生退出了歷史舞臺,鄉鎮醫院、衛生所也開始蕭條。這不是醫療的問題,這是整個中國發展的問題。

  所以,你會看到大城市三甲醫院人滿為患,門診排隊排成長龍,住院部走道里都塞滿了病床,手術一臺接著一臺,病人煩躁,醫生疲憊。而鄉鎮醫院縣醫院門可羅雀。在這個年代,你很難再讓醫生下鄉了,只能讓患者進城。

  大多數中國人知道沒有來世、沒有天堂,所以大部分人不可能那么淡定地對待死亡,只要有一線希望,都想著活下去,所以你會見到,那些并發癥,年近百歲,多種器官開始衰竭的老人,也不肯放棄治療。這也是醫患矛盾的一大原因,醫生和患者對生死的看法不同。

  矛盾是客觀存在的,想要解決矛盾,就只能在發展中解決;任何事情,都不能一刀切,妄想畢其功于一役,因為社會太復雜了,每個階層都有自己的利益訴求,每個階層都有爭取自己利益的權利,牽一發而動全身。

  如果你想短時間掩蓋矛盾,很簡單,那就私有化,提高醫保門檻,用金錢的壁壘,把孫文斌這種低素質、低收入人群,隔離在醫院之外,既保護了醫生的安全,又讓有錢人可以享受舒適的醫療服務,還增加了醫院的收入,一舉三得。

  我的話可能不中聽,但道理就是這么個道理。

  你傷害中國醫生,很可能就是在傷害無產階級自己。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河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