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金微:病毒可能是美軍帶到武漢,外交部趙立堅又發新證據!

2020-03-14 18:02:11  來源:金微觀察  作者:金微
點擊:    評論: (查看)

  3月12日晚間,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分別用中英文發布推特,質疑美國關于新型冠狀肺炎疫情的透明度,同時還給出了驚人的分析:新冠病毒可能是美軍帶到武漢的。

  3月13日,外交部發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記者會。有記者就近期有言論稱是美軍將新冠肺炎病毒帶到武漢等相關問題提問。

  耿爽回應,我們也注意到了最近一段時間,有一些關于新冠病毒源頭的討論,個別美國政府高官和國會議員借此發表種種不實和不負責任的言論,抹黑攻擊中國,我們對此堅決反對。事實上國際社會包括美國國內,對病毒的源頭問題都有不同的看法。中國這幾天一直在說的,中方始終認為這是一個科學的問題,需要聽取科學和專業的意見。

金微:病毒可能是美軍帶到武漢,外交部趙立堅又發新證據!

  趙立堅,現任外交部新聞司副司長、第31任發言人。趙立堅的推特具體內容如下: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周三在眾議院監督委員會承認,一些似乎死于流感的美國人在死后的診斷中被檢測出新型冠狀病毒呈陽性。”

  “美國疾控中心主任被抓了個現行,零號病人是什么時候在美國出現的?有多少人被感染?醫院的名字是什么?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美國要透明!要公開數據!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

金微:病毒可能是美軍帶到武漢,外交部趙立堅又發新證據!

金微:病毒可能是美軍帶到武漢,外交部趙立堅又發新證據!

  在一條英文推特中,他問道:“美國報告了3400萬例流感病例,其中2萬人死亡,請告訴我們其中有多少與新冠肺炎有關?”

金微:病毒可能是美軍帶到武漢,外交部趙立堅又發新證據!

  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也發布英文推特表示:美國疾控中心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已經表示一些被診斷為流感者實際上是新冠肺炎病例。將新冠病毒稱為“中國新冠病毒”是錯誤的、不恰當的。

金微:病毒可能是美軍帶到武漢,外交部趙立堅又發新證據!

  值得一提的是,3月13日,《環球網》刊了一篇文章《是否泄漏新冠病毒?美國最大化武基地為何關閉?有人請愿白宮公開》

  報道稱,當地時間3月10日,美國白宮請愿網站“我們人民”(We the People)出現一條請愿貼。該貼列舉近期一系列“大”事件,包括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暴發,以及大量關于“德特里克堡被關閉”的英文新聞報道被刪除等,就此要求美國政府公開全美最大生化武器基地德特里克堡的信息,并公布關閉德特里克堡的“真正原因”,以澄清該實驗室是否是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研究單位,以及是否存在病毒泄漏問題。

金微:病毒可能是美軍帶到武漢,外交部趙立堅又發新證據!

  美國白宮請愿網站截圖

  3月10日,署名B.Z.在白宮請愿網站“我們人民”發起一條請愿貼,要求美國公開德特里克堡信息。

  據“我們人民”網站顯示,上述請愿貼當地時間2020年3月10日由署名B.Z.的人發起。帖子一上來就根據時間線列舉了近半年發生的一系列“引人注目的”事件:

  ·2019年7月,位于德特里克堡的美國陸軍最高機密傳染病醫學研究所被關閉;

  ·2019年8月,一場大規模的“流感”造成(美國)10000多人死亡;

  ·2019年10月,美國在中央情報局副局長的參與下組織了201-全球流行病演習;

  ·2019年11月,中國發現不明原因肺炎;

  ·2020年2月,世界暴發流行病;

  ·2020年3月,有關德特里克堡關閉的大量英語新聞報道被刪除,顯示“ 404未找到”

  該請愿貼據此表示,現在我們有理由要求美國政府公布關閉德特里克堡的真正原因,以澄清實驗室是否為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研究單位,以及是否存在病毒泄漏問題。

  不過,截至發稿,該請愿貼只有88人簽名,距離白宮回應門檻(自發起30天內收集到超過10萬個簽名)尚遠。

金微:病毒可能是美軍帶到武漢,外交部趙立堅又發新證據!

  公開資料顯示,位于馬里蘭州的德特里克堡是美國最大的生物化學武器基地。去年8月,據美媒報道,美國政府決定緊急關閉德特里克堡?!都~約時報》當時援引位于德特里克堡美軍基地內的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的一份聲明說,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決定發布“關停命令”,停止在德特里克堡所進行的所有研究,理由是該中心并沒有“足夠完善的系統對其最高安全等級實驗室的廢水進行凈化”。

  據報道,該研究所是一個生物防御中心,主要研究可能威脅美國軍隊或公共健康的細菌和毒素,并調查疾病的暴發。這里也為政府機構、大學和制藥公司承接研究項目,由它們為這些項目提供資金。研究所大約有900名員工。

金微:病毒可能是美軍帶到武漢,外交部趙立堅又發新證據!

  值得關注的是,3月13日,趙立軍又發表了個新的推文說,這篇文章對我們每一個人都非常重要。請閱讀并(在推特上)轉發?!?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 有進一步的證據表明病毒源自美國》

  這篇文章是英文版,我們簡單進行了翻譯:

  COVID-19:該病毒起源于美國的進一步證據

  拉里·羅曼諾夫(Larry Romanoff)

  閱讀此以前的文章作為背景會很有用:

  中國的冠狀病毒:令人震驚的發現。該病毒起源于美國嗎?

  ***

  正如讀者會從前一篇文章(上文)中回顧的那樣,日本和臺灣的流行病學家和藥理學家已經確定,新的冠狀病毒幾乎可以肯定地起源于美國,因為該國是唯一已知的具有所有五種類型的病毒-所有其他病毒都必須從中獲得后代。中國的武漢只有一種類型,比喻為一種“分支”,它本身不能存在,但必須從“樹”中生長出來。

  這位臺灣醫生指出,2019年8月,美國出現了一連串肺炎或類似肺炎,美國人將其歸咎于從電子煙中``冒出來'',但據科學家稱,癥狀和病情無法通過以下方式解釋:電子煙。他說,他寫信給美國官員,告訴他們他懷疑那些死亡可能是由于冠狀病毒造成的。他聲稱他的警告被忽略了。

  在此之前,由于缺乏防止病原體泄漏的保障措施,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完全關閉了美國軍方在馬里蘭州福特德里克堡的主要生物實驗室,并向軍方發出了完整的“停止和停止”命令。緊接此事件之后,出現了“電子煙”流行病。

  我們還在2019年9月感染了從未感染過中國的夏威夷的日本公民,這些感染在武漢爆發之前很久就發生在美國土壤上,但僅在德特里克堡被封鎖后不久才發生。

  然后,在中國社交媒體上,出現了另一篇文章,了解了上述內容,但提供了更多詳細信息。它部分指出,有五名“外國”運動員或其他人員前往武漢參加世界軍事運動會(2019年10月18日至27日)因不確定的感染而住院。

  該文章更清楚地解釋了武漢版病毒可能僅來自美國,因為它們被稱為“分支機構”,由于沒有“種子”,因此無法首先創建該分支機構。它一定是從原始“樹干”中分離出來的新品種,而該樹干僅在美國存在。(1)

  公眾普遍猜測冠狀病毒是有意傳播到中國的,但根據中國的文章,可以選擇一種不太危險的替代方法。

  如果在10月18日至27日舉行的世界軍事運動的美國隊某些成員因Fort Detrick意外爆發而被病毒感染,那么在最初的潛伏期很長的情況下,他們的癥狀可能很輕微,這些人在逗留期間很容易“游覽”了武漢市,從而感染了各個地方的數千名當地居民,其中許多人后來前往海鮮市場,病毒像野火一樣在其中傳播(確實如此)。。

  這也將導致無法找到傳說中的“零號患者”的可能-在這種情況下,由于其中會有很多人,因此從未發現過。

  接下來,華盛頓喬治敦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傳染病專家丹尼爾·露西(Daniel Lucey)在《科學》雜志的一篇文章中說,已確認首次人類感染發生在2019年11月(不在武漢),這表明該病毒起源于其他地方然后傳播到海鮮市場。“早在2019年9月18日,一個小組就確定了暴發的起源。” (2)(3)

  武漢海產品市場可能不是全球傳播新病毒的來源。

  最早的病例描述表明,禽流感的爆發始于其他地方。

  該文章指出:

  “隨著新型病毒的確診病例以驚人的速度在世界范圍內激增,迄今為止,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中國武漢的海鮮市場上,這是暴發的根源。但是,周五在《柳葉刀》雜志上發表的第一批臨床病例的描述挑戰了這一假設。” (4)(5)

  該論文由來自多家機構的一大批中國研究人員撰寫,提供了有關首批41例確診感染了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感染的住院患者的詳細信息。

  作者報告說,最早的情況是該患者于2019年12月1日患病,沒有與海鮮市場有關的報道。他們說:“在第一個病人和以后的病人之間沒有發現流行病學聯系”。他們的數據還顯示,總共41宗案件中有13宗與市場無關。丹尼爾·露西(Daniel Lucey)說:“這個數字很大,13個,沒有任何聯系。” (6)

  中國衛生當局和世界衛生組織的較早報告稱第一例患者于2019年12月8日開始出現癥狀-這些報告只是說“大多數”病例與1月1日關閉的海鮮市場有關。(7)

  露西說:“如果新數據準確,那么人類的首次感染一定是在2019年11月發生的-如果不是更早的話-因為在感染和癥狀浮出水面之間需要一定的孵化時間。如果是這樣,該病毒可能會在武漢乃至其他地區的人們之間悄無聲息地傳播,然后在12月下旬發現該市現在聲名狼籍的華南海鮮批發市場的大量病例。Lucey斷言:“病毒在進入那個市場之前就進入了那個市場。”

  露西對《科學內幕》說:“中國一定已經意識到這種流行病并非起源于武漢華南海鮮市場。” (8)

  克里斯蒂安·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是斯克里普斯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的進化生物學家,他分析了2019-nCoV的序列以試圖闡明其起源。他說,這種情況“完全有可能”被感染者從外部將病毒帶入海鮮市場。根據《科學》雜志的文章,

  “安徒生于1月25日在病毒學研究網站上發布了他對2019-nCoV的27個可用基因組的分析。這表明他們早在2019年10月1日就擁有“最近的共同祖先”,即共同的來源。” (9)

  有趣的是,露西還指出,中東呼吸綜合征最初被認為是2012年6月來自沙特阿拉伯的一名患者,但后來進行了更深入的研究,追溯到該年4月約旦早些時候因無法解釋的肺炎在醫院爆發。露西說,醫學部門從保存在約旦死亡的人的樣本中證實他們已被MERS病毒感染。(10)

  這將為公眾在接受西方媒體一直渴望提供的“官方標準敘事”方面提供謹慎的動力,就像他們對SARS,MERS和ZIKA所做的那樣,后來所有“官方敘事”都被證明可以完全錯了。

  在這種情況下,西方媒體充斥著長達數月的報道,內容涉及食用蝙蝠和野生動物引起的武漢海鮮市場上產生的COVID-19病毒。所有這些都被證明是錯誤的。

  該病毒不僅不起源于海鮮市場,也根本不起源于武漢,現在已經證明它不是起源于中國,而是從另一個國家帶到中國的。這種說法的部分證明是,伊朗和意大利的病毒基因組變種已被測序,并宣布不具有感染中國的變種的任何部分,并且根據定義必須來自其他地方。

  似乎唯一可能的起源是美國,因為只有那個國家擁有所有品種的“樹干”。因此,COVID-19病毒的原始來源可能是位于德里特里克堡的美國軍事生物戰實驗室。鑒于CDC完全關閉了Fort Detrick堡,這不足為奇,而且還因為正如我在前一篇文章中提到的那樣,在2005年至2012年間,美國經歷了1,059次事件,其中病原體被盜或從美國生物中逃脫了前十年的實驗室-平均每三天進行一次。

  讀者注意:請單擊上方或下方的共享按鈕。將本文轉發到您的電子郵件列表。在您的博客網站,互聯網論壇上的Crosspost。等等

  拉里·羅曼諾夫(Larry Romanoff)是一位退休的管理顧問和商人。他曾在國際咨詢公司擔任高級行政職務,并擁有國際進出口業務。他曾是上海復旦大學的客座教授,向高級EMBA課程介紹國際事務案例研究。羅曼諾夫先生現居上海,目前正在撰寫一系列與中國和西方有關的十本書??梢酝ㄟ^[email protected]與他聯系。他是全球研究的???。

  來源:https://www.globalresearch.ca/covid-19-further-evidence-virus-originated-us/5706078/amp

金微:病毒可能是美軍帶到武漢,外交部趙立堅又發新證據!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河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金信达配资 微信拉手团队 十大炒股软件排行榜 快乐10分走势图 中国配资公司排名 青海十一选五一定牛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辽宁体彩11选五玩法技巧 湖北11选五直选三走势图 上证综指历史大盘走势图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