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篝火:新冠狀病毒案推演

2020-02-24 10:37:01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篝火
點擊:    評論: (查看)

  首先,筆者是外行,狗攆摩托——不懂科學。

  在全國普知武漢新冠狀病毒肺炎瘟疫暴發之初,微信群里廣泛流傳著武漢病毒研究所石正麗2018年7月的一個公開演講視頻,筆者看完了全過程,今有專家文章也敘述了此事,并與筆者所看視頻完全一致,由此可見群里視頻并非作假謠傳。石正麗講了自己尋找蝙蝠溯源SARS病毒來源的辛苦經歷。此視頻在2019歲末之際武漢新冠狀病毒瘟疫暴發之初傳出,觀眾受到的科普教育正如她在2020年2月2日朋友圈所講:“新型冠狀病毒疫是大自然給人類不文明生活習慣的懲罰。”那么這大了去了的新冠毒瘟疫罪責自然與武漢病毒所無關。

  但有一點是事實:鄉村人類與蝙蝠自始以來直接相處相安無事,并視其糞便為藥。就算食其肉中毒,其毒也無導致人傳人的功能,這一點正是專家公證的結論。我們以此為論據開始推論。

  人食其肉方能被傳染,人不能傳人,那么被傳染人數是相當有限的了。順便問一句,蝙蝠肉、穿山甲肉就那么超級可口嗎?只有畜牲才不感到惡心。

  當然,“人不能傳人”很快被鐵定的事實證明是個罪惡謊言。

  蝙蝠冠毒不能直接導致人傳人,需傳染給中間宿主,例如果子貍,人食果子貍肉而受染,也就是說蝙蝠冠毒只有通過果子貍的極速加工進化,才能達到人傳人的功能,那豈不就意味著別的動物比蝙蝠更有本事嗎?那這算什么科學結論?又,蝙蝠冠毒是如何傳染給果子貍的?并未搞清,而這正應該是專家的業務。又,果子貍具有極速加工進化的本事嗎?事實上,究竟是蝙蝠、果子貍、穿山甲……還是一頭霧水,沒有“究竟”。

  那么,蝙蝠冠毒本身沒本事造成人傳人,又是怎么過渡到人傳人的呢?這還是石正麗不打自招,露了陷,提供了證據——石正麗自己發表了不少具有高級別權威性論文。這沒哪個內行會捏造誣陷吧?應該是一種鐵的證據。這里摘錄幾段論文語錄(作者們提供):

  “只要把蝙蝠身上的S蛋白里的ACE2這個受體開關一調,這個病毒馬上就可以傳染給人類。利用病毒基因重組技術將蝙蝠的S蛋白和小老鼠的Sars病毒重組,得到的新病毒可以和人體的血管緊張素轉化酶2(ACE2)結合,能很有效地感染人類的呼吸道細胞,毒性巨大。”

  “為了研究循環蝙蝠冠狀病毒的出現可能性(即感染人類的可能性),我們構建了一種嵌合病毒”,并說“這種雜交病毒使我們能夠評估這種新的棘突蛋白引起疾病的能力”;還說“在此基礎上,我們合成了一株具有感染性的全長SHC014重組病毒,并證明了該病毒在體內外的復制能力。”(2015年)

  由此可見:石正麗團隊已在實驗室將不能人傳人的新冠狀病毒改造成了人傳人的病毒,即進行了轉基因技術篡改。至于是怎樣的操作技術,那是她們的專業,我們沒有必要弄清楚。

  至此,案情已露端倪,武漢新冠毒疫源頭來自于實驗室!

  那么,最新冠毒是怎樣從實驗室放出來的呢?

  從傳出過程事實上講,病毒是實驗動物帶出或者是人帶出,經過了哪些地點,怎樣作案?這就需要證據了,需要專業實地偵破取證,這很關鍵。

  那么,是武漢病毒所實驗室放出的呢或是來自美國實驗室?它倆可是室友。

  美國喬治敦大學傳染病學家丹尼爾·魯西回復《科學》稱:“如果該論文的數據是準確的,那么第一個病例應該是在2019年11月被病毒感染的。”鐘南山也猜想:“這種病可能在更早的時候已經存在了。”而世界軍運會是在10月下旬。

  是不是軍運會那伙美國運動員投的毒呢?如果按病毒潛伏期有24天左右的話,時間也差不離,其運動員運動水平反常的表現、美國的前科犯、世界軍人運動會也恰好在武漢召開,這些可疑線索自然會把我們的懷疑引向美國。

  1,如果那伙美國運動員是特務,那應該是運動水平訓練有素,方顯得自然一些,但網友披露,美運動員水平其實大謬不然,讓人詫意,這豈不自添破綻,授人以柄?2,特務們是帶動物遛達嗎或是身帶新冠毒密封盒?逛了哪些地點,與我什么人有接觸?這些并不算疑難懸案,當此事被網上懷疑后,也并無當地人寫文檢舉,我們也只是懷疑。3,美國政府沒必要用直接派人這種最低級的投毒方式,他顧忌中國人的破案能力。

  所以筆者認為不是美國運動員所為。但這并不意味著與美國無干系。

  排除這種可能,那最大可能就是武漢病毒所放出的新冠毒了。

  那么是過失放出呢還是故意放出?

  科研所肯定有嚴密的防范措施,即或是被人帶出實驗動物是為了賣錢,職業常識、責任性不可能隨意到這種地步。如果這也可能,那這個社會的腐化程度太超出善良單純的認知范疇了。同時,過失行為被官方追罪的風險系數可以說是100‰。

  所以筆者認為過失放不可能,那么就是故意放出的!

  個人故意犯罪這也不可能,沒理由瘋狂到這種程度。

  那么就是奉命行事。所以獲得了天大的安全感,不擔心會被追究罪責。才會故意放出。

  本來對人沒有害的蝙蝠病毒,通過轉基因技法變成了可以人傳人的病毒。武漢病毒研究所為什么要無中生有,無事生非,無危險變危險呢?是為了“凡事預則立”保護中華民族嗎?如是,早就應該研究出解藥了。但沒有。是好奇,虛榮,趕時髦,有野心。無中生有,無事生非,無危險變危險,美帝的科學取向不就是這樣嗎?

  武漢病毒研究掌握了一門轉基因技術,我中國也就掌握了一門絕活,其病毒并且不分膚色。但效果究竟如何?還得實踐驗證。

  武漢病毒研究其品性如何呢?

  2020年1月31日,武漢病毒所和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所聯合發布,初步發現中成藥雙黃連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狀病毒,引起全國人民搶購雙黃連的風潮,而事實上屬于利用科學威信,出于利益推銷偽藥,作為科學部門竟然也如民間不法商家;

  隨后,武漢病毒研究所又以最快速度申請了美國瑞德西韋“應用”專利,拿中國人冒險試驗。而此西藥卻名不正言不順,明顯是憑關系??梢妰煞皆缬蓄A謀??梢娢錆h病毒研究所之邪性,所以奉命行事正合吾意。

  瑞德西韋得中*方首肯。而中國科技部中國生物技術發展中心主任張新民也趕緊出面為不合法的“瑞德西韋”正名:“瑞德西韋正在湖北11家醫療機構進行臨床試驗,對新冠病毒有較好的抑制作用和安全性,該藥物也在美國實現了對病人的成功救治。”中醫學高手還有人在,現成的中藥成效不推廣,卻給混賬瑞德西韋作廣告,開綠燈,這正常嗎?

  連鐘南山就說應對瑞德西韋進行倫理審查,可武漢病毒研究所隨便引用瑞德西韋,上層也助其不正之風,可見中國上下對美國不設防程度,簡直就是同一人,對真正應該放心的有這么放心嗎?

  面對公眾強烈的質疑,武漢病毒研究所長及石正麗的幾次回應,只是避實就虛,并顯得有請人幫腔、幫場之嫌,以勢壓人。

  當地時間2月18日27名科學家《柳葉刀》發聲明:強烈譴責新冠非自然起源的陰謀論。陣勢不小,但依然無說服力,只是幫場之勢,依仗的不過是公眾對科學家的仰視之情。但這陣勢對公眾輿論,不過好似拳頭打在棉被上。

  2月20日,我外交部也發聲:“要與陰謀論作斗爭……來源于野生動物”……其陰謀論是指公眾對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質疑,并非指對美帝的質疑。這正常嗎?拉場子依仗的底氣無非也是指有27位國際科學家的出場助威。其后連續過敏反應反而顯示出心虛。又,光在那干嚎不拿事實就能服眾嗎?必定有鬼??谡f無憑,要真正證明清白就當去查。會嗎? 又,27位科學家也可以虛構而出,就算是真實人,他們沒來調查,空口無憑是科學家應有的操守嗎?

  真假虛實,有些撲朔迷離。動物,人為,蝙蝠,穿山甲也冒出,華南海鮮市場、其市場之外,質疑,幫場、洗白,軍運會在武漢召開,美國,有病毒研究所的武漢產生冠毒瘟疫,產生的天時、地利、人和之效率,之湊巧,這一切只可能是設的局,一個天大的局,不可能是偶然事件的巧合。

  這推想實在有點強善良單純人所難。真不情愿這樣推想。

  2月20日,一署名 NE0(可見心虛蒙面)的作者發文幫腔稱:“石正麗的名字前面有13個美國人,試驗的進行地點在美國北卡大學教堂山分校實驗室。武小華們為什么不去質疑石正麗前面的13個美國人,讓那13個美國人出來對質,為什么不去讓北卡大學教堂山分校實驗室出來對質?”且不論此說的真假,但此作者也沒否認有石正麗參予。

  福爾摩斯說:“不尋常的現象總能給人提供一些線索,而沒有什么特征的案子卻是難以偵破的。”

  “設想是多么重要啊!對已發生的事情進行設想,并按設想去辦,也許就能找到結果。”

  “因世間的一切就像根鏈條,我們只需瞧見其中一環,就可知全體的性質。”

  于新冠狀病毒性能,武漢病毒研究所早些年就知道,美國也早知道,這從石的論文與美高層態度可見,美帝當然樂見中國發生大瘟疫。要挾我對新冠狀病毒進行實效測試,并優先用藥,回饋互利……

  而“中美關系是中國不惜犧牲其它任何利益都要誓死捍衛的利益!”(復興網張弘良文中語,他就能悲觀地揭底,可想而知)

  那么,我們有不有必要進行一場測試呢?權衡之下,有!

  面對急功近利量變積累,已危如壘卵的政治、經濟危機、階級矛盾,一場瘟疫之解救是最適合轉移注意力,轉嫁危機、緩合矛盾的方式,也需要檢驗一下官情、民情。也看看此瘟君對不同人種是否一視同仁。如是,哼哼!

  ……于是,中美官方就武漢冠毒疫斗嘴就是一種煙霧,公眾的種種見識就顯得幼稚狹隘,死死地讓野生動物當替死鬼是必然,那些奮不顧身的白衣戰士就顯得格外悲壯,悲情。

  本文是根據網上披露的論據結合實情推演,有論據無證據。疫頭究竟是哪種野生動物?或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筆者斷定將永遠是個謎。石頭還是那個石頭,高富倒不一定還是那個高富……

  福爾摩斯說:在沒有得到任何證據的情況下是不能進行推理的,那樣的話,只能是誤入歧途。

  筆者申明:如果我的推演錯了,那就是因為:1,被起出的2015年石正麗的論文是假的;2,有世衛組織專家進來查。

  對中醫見效之快漠然,對病毒所熱心體諒:給她一點研究時間——中國科技部中國生物技術發展中心如是說。

  我說:瘟疫在恭候你呀?早些年那么充余的光陰干啥去了?

  當瘟疫過后,該繼續的仍然會繼續……

  本文漏洞在哪?歡迎善意地批駁。

  (聲明:文責與本站無關)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河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